走火入魔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基本是 转推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如果不小心转了不让转载的文章 或者太太不想有转推 请务必私信我 我会立马删掉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周橙喻 | 棋逢敌手(一)

颜上的小阿狸:

传说中的修罗场,大概不短


因为是正儿八经的长篇,应该很慢


三个人轮流虐,请叫我亲妈




01


如果最早遇到你的人是我,你会不会先喜欢我呢?


这个问题,喻文州想过,周泽楷也想过。


 




周泽楷认识苏沐橙,比喻文州略晚。黄金一代嘛,他出道的时候就是顶着黄金一代的光环,凭着一张脸在人才辈出的联盟杀出一条血路。


 


是啊,靠的是他这张脸。


后来的荣耀第一人刚出道的时候,也只是被虐菜的份。虽然方明华力排众议,不惜一切代价把他带到了轮回。但那时候成绩还没打出来,他的枪体术还很青涩。轮回战绩也很让人惶恐。在连输五轮以后,他又遇到了当时如日中天的蓝雨,被黄少天揍得找不着北。


 


那一年的全明星赛,周泽楷凭着他的脸,将将跻身24人。跟苏沐橙和黄少天、喻文州分在一队。对面的有王杰希和张新杰。恩,那时候的肖时钦,还没长成心脏。


周泽楷从来不是一个不自信的人,虽然战队成绩不好,他也不至于要怀疑人生。因为他常常沉默,也没有人会自讨没趣地去安慰他。


那一场全明星团战,周泽楷单枪匹马怼上了王杰希。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固然是炫目得让人眼花缭乱,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居然被周泽楷拖住了!而这成为了比赛的赛点!苏沐橙掩护着黄少天,将张新杰一波带走。


这是周泽楷和苏沐橙的第一次合作。这个女孩,总是温声细语,笑意盈盈的样子,特别讨人喜欢。她站在身边的时候,会喜欢逗他说话,但又不像黄少天那样每个字都像炮弹一样急哄哄地蹦出来。她总是这样慢慢说,温柔说。


她说,你就是周泽楷吗,真的很帅啊。


 


女孩子摸着下巴,狡黠地盯着他看。“还好你不爱说话,不然得祸害多少花痴少女啊。”


周泽楷默默地递给她一瓶水。她接过去,然后又从包里掏出一瓶橙汁。“呐,这是今天早上榨的鲜橙汁,有点酸。给你!”


哦,是有点酸,所以才给我吗。周泽楷心里默默地想。


远处有人叫她,她朝他挥挥手说:“小周加油啊,神枪手一定是最厉害的。”他觉得她眼睛里有浩瀚星辰,又好像是春天最烂漫的花海。他郑重地点点头,仿佛许下了什么承诺一样。


 


会的,神枪手一定是最厉害的。


 


 


周泽楷不是一个会胡思乱想的人,但他也有控制不住自己乱想的时候。比如说,为什么他没有进嘉世;比如说,他为什么晚了一年才出道。


 


他在选手群常常看到黄少天和苏沐橙聊八卦,张新杰和苏沐橙聊喝茶,肖时钦和苏沐橙聊养生,李轩和苏沐橙聊美食。如果他早一年出道,他是不是就也能和苏沐橙再亲近一些呢。


嗯,就算他早一年出道,大概面对苏沐橙的时候也只会嗯嗯哦哦吧。他自嘲地想。


 


周泽楷很早就注意到,在群里四期的人和苏沐橙说话最少的是喻文州,那个做什么都沉稳温润的蓝雨队长。不知为什么,注意到这一点以后他心里也是闷闷的,总觉得这个人也许有什么特别。喻文州啊,对谁都谦和有礼的人,怎么可能会跟她聊不起来呢。


 


事实证明,在关于苏沐橙的事情上,周泽楷的直觉准得惊人。


第六赛季,在一次线下联谊的时候,黄少天说漏嘴了。于是大家都知道,蓝雨队长和联盟女神在一起了。


 


 


他们两个都不是扭捏的人,既然被黄少天戳穿了,也就落落大方地承认了。大家纷纷起哄说要惩罚脱团狗,于是叫了两打菠萝啤,非要让情侣档喝完。苏沐橙十分豪爽地咕噜咕噜灌了半罐,被喻文州挡住了。他笑着接过菠萝啤,淡定地把剩下那半罐喝完。


苏沐橙娇嗔着拍了他一下,“已经是手残了,还敢喝酒。”黄少天捂住心脏说天啊说好的惩罚脱团狗呢惩罚的明明是我们啊,闪瞎我们的狗眼。


这样一圈一圈地喝下来,最后两人走到了周泽楷面前。


 


少年背着光,高大的个子在苏沐橙面前投下一片模糊的阴影。


苏沐橙想,他真是好看啊。不知道为什么,老想去伸手揉一揉他的头发,或者是逗逗他。


“小周以后要是有喜欢的人了,一定要早早地坦白从宽。”她笑着举杯,摸了摸自己因为喝了太多而滚圆的肚子,“我们就是前车之鉴啊。”


周泽楷抬头看着她,灯光明灭之间她仿佛觉得有什么东西迅速地暗下去了。少年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眸光里像是碧波荡漾般,清澈而宁静。


她呆呆地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合,说的似乎是……


“恭喜前辈。”


 


我原来有喜欢的人啊,但现在没有了。


只要你开心,我愿意以后也没有。


 


02


喻文州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不会生气的人。并不是他脾气有多好,而是甚少有事情能在他的掌控之外。他是个很聪明也很刻苦的孩子,从来都明确自己想要什么,然后积极争取。


 


然后他遇到了苏沐橙。


 


苏沐橙真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每次忙里偷闲到广州的时候,她都会做一道新菜式给他常常。他喜欢看她在厨房里穿着围裙忙碌的样子,乐呵呵地哼着歌,时不时自言自语。真是可爱。


 


她因为常常要拍广告的缘故,所以她来找他的次数比较多。他毕竟是队长,战队训练也离不开他。但苏沐橙从来不在意。叶秋也说过她很多次,谈恋爱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怎么能让你一直迁就他呢。


苏沐橙就笑眯眯地说,因为文州优秀呀。


叶秋嗤之以鼻,就一个手残?


苏沐橙每次只是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苏沐橙和喻文州的第一次争吵,发生在第七赛季末,此时嘉世的成绩已经很糟糕了,但叶秋和苏沐橙,依然是当之无愧的最佳搭档。


苏沐橙到广州的时候,显然的闷闷不乐。喻文州不问也知道是战队问题。他给她洗了个梨子,让她躺在自己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她的头发。


“沐橙,你有没有想过离开嘉世。”有些话他其实知道自己不应该说,但实在心疼他家小姑娘。原本应该是笑盈盈的女孩,现在眉头皱起都快能夹死苍蝇了。


苏沐橙一骨碌地坐起来,像猫咪一样蹭啊蹭地蹭进他怀里,闷闷地说:“才不要呢,我要跟叶秋一起。”


喻文州顿了顿,“你跟他不一样。”他亲吻着她的发顶,“你为他已经承受得够多了。”


苏沐橙来了嘉世以后,嘉世就从未夺冠。这个貌美的小姑娘一直都被放在风尖浪口上。喻文州皱了皱眉,叶秋他怎么能容许这种情况发生呢。


“其实也还好呀,你别担心。”苏沐橙亲了亲自家男友的嘴角,“我和他可是最佳搭档啊,怎么可以不管他呢!”她想伸一个懒腰,“累死了,明天你要陪我去拍广告吗?”


“明天没有训练,我当然陪你。”喻文州伸手给她捏肩膀。“不过沐橙,最近你的行程太满了,就没想过减一减吗?”


苏沐橙摇摇头,喻文州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为什么,你的广告量是合约上的要求吗?”他说,“不要太勉强自己,我可以养你。”


苏沐橙觉得脸有点烫,“谁要你养啊……”却见喻文州没有答话,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她叹了口气:“这些代言,是我自己需要。”


然后她就闭上了嘴。蓝雨队长觉得有什么刺痛了他的心脏,钝钝的,不尖锐,却让人很不舒服。沐橙并不准备告诉自己,她为什么需要。


 


他突然间就想到叶秋。想起他们认识了那么多年,想起了他总是肆无忌惮地揉她的头发,想到她啃了一口的牛丸随意地扔进了他的嘴里。


那么多年来,他们分享了太多的喜怒哀乐,他觉得,自己进不去这个世界。“沐橙,你和叶秋关系再好,你们还是不能够共享人生的。”他听见自己冷冷道。


为什么声音这么冷呢,他心里明明是惶急的。就好像陷入了某种可怕的魔怔一样。他好像觉得,他不论怎样,在她心里都比不过叶秋。


苏沐橙一怔,有点莫名地转头,“谁要跟他共享人生?”


“你离不开他。”喻文州觉得自己烦躁得莫名其妙,于是更烦躁了,“也许以前,叶秋是你的支柱。但现在,你有我了。”


苏沐橙觉得他有点无理取闹了,“你冷静点。”


“我很冷静。”喻文州站起来,“你不愿意离开嘉世,因为叶秋在;你不愿意缩减代言,却不愿意告诉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越说,心里那股钝痛感就越重,“叶秋他一定知道吧!”


苏沐橙哑然。


叶秋当然知道啊,他就像哥哥一样,连她人生中第一片姨妈巾都是他给买的。她突然觉得有点委屈。她和叶秋的事,喻文州明明也是知道的呀!他到底吃错什么药了突然间吃叶秋的醋。


 


“不说了。你冷静一下吧。”苏沐橙站起来,皱着眉头走进了客房。


 


喻文州沉默地看着她的背影。他知道叶秋对她很重要,就像亲人一样。就是因为知道,所以心里才觉得害怕,总觉得只要叶秋愿意,他随时都能第一时间抓走沐橙的注意力。




他一直不愿意承认,他害怕这种感觉。


他害怕失去。

评论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