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蟆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目前周橙all橙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转推(高亮!!)以苏沐橙相关为主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一个古老的传说(上)(全职高手/叶橙)

hp!

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HP paro


*有些有逻辑,有些纯属瞎编^O^/


----------------------------------------


从霍格沃茨城堡开始出现圣诞节装饰的那一刻起,苏沐秋就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此时的他正坐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角落的一张桌子边,浑身散发着一种与节前的欢快气氛格格不入的阴沉,仿佛施了一个铁甲咒一般让人难以靠近。


只有一个人对此毫不介意,轻轻松松就跨进了无形的铜墙铁壁里。


‘这么早就在写作业?’叶修把一本厚书放在桌上,探过头去看苏沐秋面前的羊皮纸,‘你的魔药课论文要写几万字才够?’


“我认为N.E.W.Ts中一定会考到以龙血为原料制作毒咒解毒剂的几种方法。”苏沐秋停下来给他的羽毛笔蘸水,“我甚至认为龙血经过适当配比调制后,在消除因为误食软脚陆虾所引发的绿疹子上有独特效果……”


‘哦,那可太好了。’叶修连忙打断了苏沐秋的话,如果不打断,他怕苏沐秋在学校礼堂里的早餐时间结束之前都不会停止魔药的话题。


不过叶修知道还有另一个话题,可以让苏沐秋迅速忘记关于魔药的一切,甚至比念一个一忘皆空咒都更有效。


‘沐橙呢?’他问。


“哐当”一声,墨水瓶被苏沐秋试图抽回羽毛笔的时候不小心撂倒了,所幸没有多少墨水了,只沾湿了一小段羊皮纸上的论文。


“对啊,沐橙呢!”苏沐秋如梦初醒,“我跟她说了让她来公共休息室找我,然后一起去吃早餐啊!”他懊恼地把羽毛笔扔在了羊皮纸上,不顾纸上又被多溅上了几滴墨水,转过头来问叶修,“她人呢?”


‘呃……’叶修无奈,‘我怎么知道?’


“她不会是自己去了吧。这可麻烦了。”苏沐秋边说边把一张夹在《龙与巫师的近代史》里的地图拿出来,“最新的槲寄生分布图,我还没有给她呢!”


‘这还有什么新不新的,不是每年都一样吗?’叶修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苏沐秋到底要不要马上去礼堂,干脆就坐下来翻开了自己那本厚书。


‘你从她一年级的圣诞节就开始给她发地图了,我敢保证她现在闭着眼睛都能绕过整个城堡里的槲寄生。’叶修说。


“不一样。”苏沐秋却在最后核对地图,“三号温室门口的槲寄生偏左了10公分,还有天文塔、钟塔、甚至礼堂里,都有一些和往年不一样的地方。非常不一样。”他喃喃地说道。


‘这些都无所谓吧。’叶修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倒是今年圣诞节有舞会,留下来的人确实会比较多一些。’


“什么,今年有圣诞舞会?我怎么不知道?”苏沐秋脸上的阴霾更深了一道。


叶修无话可说地白了苏沐秋一眼。伸手随便朝公共休息室的墙上点了一下。


‘海报都贴出来好几天了吧。你的圣诞节除了槲寄生躲避大作战,就没有别的了吗?’叶修摇着头说道,‘这么下去,不仅沐橙交不到男朋友,你也会交不到女朋友的。’


“舞会。”但是苏沐秋好像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舞会……”他又念叨了一遍,突然迅速收拾起了面前的书和笔墨,还伸手在叶修的书上敲了两下,示意他赶紧起身,“走吧,”他说,“总之先找到她再说。”


 


因为学校已经停课,愿意回家过节的学生都渐渐离校了。所以当叶修和苏沐秋来到学校礼堂的时候,站在门口就在不怎么密集的人群中一眼看到了苏沐橙。


——正坐在斯莱特林学院的长桌边和楚云秀一起吃早餐。


“沐橙!”苏沐秋赶忙走了过去,并不忘以警惕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坐在周围的斯莱特林们。


“不是说了先来找我,然后一起来吃早餐的吗!”苏沐秋的语气有些急躁,“你怎么一个人就跑来了。”


“哥哥。”苏沐橙听到喊声转过头来,嘴里还咬着一块楚云秀递到她面前的南瓜馅饼。


然后她看到拖着脚步走到苏沐秋身后站下的叶修,叶修悄悄地抬起那只没拿着书的手算作打招呼,她便也轻轻眨了眨眼睛表示回应。


然后她嚼了两口把南瓜馅饼咽了下去。


“我是去找你了呀。”她非常无辜地对苏沐秋说,“可是我喊你你也不应我,只顾写你的论文,我想就不打扰你了吧。”她说着双手攀上了楚云秀的肩头,顺便把脑袋也搁了上去,“而且我和秀秀约好了一起去练守护神咒的,就直接过来找她吃饭啦。”


“这不可能!”苏沐秋看了看他抱在怀里的书和羊皮纸卷,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


‘魔药虽好,可不要贪杯啊。’叶修故意扭头对空气说。然后被苏沐秋狠狠掐了一把。


“那再怎么说,你也不要老是往斯莱特林这里跑啊。”苏沐秋直言不讳,引来一片嘘声。


叶修退远了两步表示自己不参与这场互嘲。


苏沐秋倒也不再不多费口舌,他只是打开书,把地图拿出来交到了苏沐橙手上。


“这张地图我已经重新修正过了。”他毫不理会苏沐橙推脱的手和皱起的眉头,“那些不安好心的人都不是真心对你的人,一定不能大意啊!”语气里满满的全是担忧。


“嗯?更新版?”苏沐橙还没有放弃推脱的时候,边上的楚云秀已经把地图拿过去了。


“连三号温室的都发现了?”楚云秀瞥了苏沐秋一眼,话却是对着苏沐橙说的,“你哥哥今年也勘测得很精确啊。”


‘差不多行了。’叶修现在真觉得自己非常饿了,实在不想耗在这里讨论什么劳什子的槲寄生,果断地拉着苏沐秋就往格兰芬多的桌子边走。


‘她喜欢在哪儿吃早餐你就随她去了呗。’叶修开导苏沐秋,‘楚云秀一个姑娘家你担心什么?’


“那毕竟是斯莱特林的啊。”苏沐秋跟着叶修找了个空位坐下,“而且我觉得斯莱特林还有一群人,明显都对沐橙很有想法。她这么冒失地老往楚云秀那里跑,很容易正中那群人的下怀!”


‘这你都看出来了?’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心虚。


“那当然。”苏沐秋给自己盛了一碗麦片粥,“我已经观察了很久了,那群人每次看到沐橙都会发怔,跟中了夺魂咒一样。”


‘哦,哪些人?’叶修漫不经心地问。


“刘皓、贺明、申建、王泽、张家兴……”


‘我真以为你要报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名单呢。’叶修眼看苏沐秋换了个手要继续掰手指,连忙打断了他,‘你就安心点吃早餐吧,再不快点吃啊……’


叶修指了指礼堂另一头:“我看沐橙她们好像都吃完了。”


‘我们走。’苏沐秋抓起一个南瓜饼塞进嘴里,说时迟那时快就已经站起来了。


叶修才刚吃了一块蛋奶糕,甚至还有点饥肠辘辘,他非常后悔自己多此一举的提醒,但是转念一想,那可是苏沐橙啊,便也就心甘情愿地跟着苏沐秋走了。


 


苏沐橙和楚云秀在前,叶修和苏沐秋在后,周围(据苏沐秋推测至少)还跟着不怀好意的七八群人,一直走到了湖边。


苏沐橙看起来真是约楚云秀一起来练守护神咒的,但是似乎不太顺利,银色的丝线从她的手上的魔杖尖上冒出来,缠绕成一个小团,往前蹦了几下就掉进湖里去了。


看起来要练一会儿了。苏沐秋和叶修在离湖边不远的一棵树下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怎么现在四年级都学起守护神咒来了?’苏沐秋看起来还是心事重重,叶修便试图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


“好像是黑魔法防御术课的课外练习题吧。”苏沐秋心不在焉地回答,“听说可以给以后的O.W.Ls考试加分的。”他说着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哪天我也练练。”他试着念了一下咒语,魔杖却只喷出了几颗银白的火星。


‘看来你现在够不快乐的。’叶修摇头,又去看湖边的苏沐橙——正好又看到一个银色的线团落进水里。


“我是真的担心啊,更何况今年还有圣诞舞会,肯定有很多人来打沐橙的主意。”苏沐秋长叹一口气,“而且,你看看她,怎么就这么招斯莱特林喜欢呢。”


‘哦,那招格兰芬多喜欢就可以了?’叶修脱口而出,讲完却不禁吓出自己一身冷汗。


然而苏沐秋仿佛只是被他的这个问题吸引住了,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发严肃,仔细思考了长长的十秒钟后才给定了答案。


“也不行。”他边说还边沉痛地摇了摇头。


 


到了晚上,城堡里迎接圣诞节的氛围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圣诞树上挂着的那些永远不会融化的小冰柱晶莹剔透,不时戳破几个在空中飞舞的金色泡泡。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口令都换成了“圣诞布丁”。


在这氛围的感化下,苏沐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所以你也要去参加圣诞舞会吗?”他转头问叶修,“你找好舞伴了?”


‘哦……’叶修说着在一张靠近壁炉的桌子边坐了下来,伸手挠了挠鼻子,‘毕业前总算碰到一次圣诞舞会,那还是想参加的。’


“哈哈哈。”苏沐秋笑着也坐了下来,“以你的知名度,找个舞伴还是没难度的吧。”


这话不假,叶修目前不仅担任级长和男生学生会主席,还曾多次率领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在学校联赛中夺冠,另有各种优秀(包括一些比较出格)的作为不胜枚举,总而言之当之无愧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而且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远处还不时有各个年级的女孩一边注意他们的举动,一边窃窃私语。


‘这个……’叶修顿了顿,‘我的标准还挺高的。’


“说来听听。”苏沐秋展开他没写完的那卷羊皮纸,抽出魔杖开始对早上留下的那些墨水痕迹施一个选择性清理咒。


‘得要既漂亮又可爱,既聪明又善良,既调皮又温柔,既阳光活泼又善解人意……’叶修学苏沐秋掰手指。


“哈哈哈,完了叶修,”苏沐秋也学叶修打断了他的话,“你恐怕是很难找到合适的舞伴了。”


叶修真想现在马上就给苏沐秋施一个清醒咒。看看你妹妹啊,叶修在心里呐喊,那不就有一个完美的写照正坐在那里吗。


但是叶修还是忍住了,他决定还是用别的方法来使苏沐秋清醒一点。


‘别总说我了。’叶修提醒苏沐秋,‘你的舞伴找了吗?’


“我?”苏沐秋已经在他的羊皮纸上奋笔疾书了起来,“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一条中国火球跳三天三夜。”


叶修觉得他真的得给苏沐秋念一个清醒咒才行。


 


但是念咒什么的并没有真的发生,苏沐秋的论文写得很顺利,苏沐橙专心致志地看着一本从楚云秀那里借来的《守护神与他们的主人》,叶修则百无聊赖地翻着《高级咒语解析-第八卷》试图找出几个他不知道的魔咒。


圣诞节仿佛与他们三人无关,但这个夜晚过得并不太平,竟然还真有几个热衷于冒险的格兰芬多学生,在苏沐秋在场的情况下还敢来请苏沐橙一起参加圣诞舞会。不过他们大多还没有说完一句话,就看到苏沐秋用他的羽毛笔敲着放在墨水瓶边上的一大瓶紫黑色液体,瓶身上什么都没写,只贴着一个骷髅标志。


等到苏沐秋终于写完了他的魔药论文,这个沉浸在学业中的夜晚才宣告结束。在目送苏沐橙走上女生寝室的楼梯以后,叶修和苏沐秋也上楼回他们的寝室去了。


苏沐秋换好睡袍以后还把他的羊皮纸卷放在了枕头边,准备睡觉。


“今天总算也是有惊无险。”苏沐秋坐在床沿进行总结陈词,“后天就是圣诞节了啊!”


‘是啊……’叶修回答得若有所思,‘只有不到两天了……’


“我今天突然在想,”苏沐秋朝床上倒去,“你说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沐橙呢?我们家该不会有媚娃血统吧……”


叶修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真想告诉苏沐秋,那当然是因为苏沐橙既漂亮又可爱,既聪明又善良,既调皮又温柔,既阳光活泼又善解人意……了。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没说,摇了摇头爬上了自己那张四柱床。时间不多了,他觉得自己得好好想一想了。


 


第二天上午,叶修匆匆穿过公共休息室的入口,风风火火地来到了苏沐秋和苏沐橙坐着的那张桌子面前。


他把《高级咒语解析-第九卷》扔在桌上,声音挺大,吓了苏沐秋和苏沐橙一跳。然后他非常神秘地俯身到苏沐秋耳边,用最多能被苏沐橙听到的声音说:


‘你猜我刚才从图书馆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什么?”他说着还向四周看了看,确认有没有人在偷听,“魔药教室里有人——是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人。我走过的时候闻到一股非常奇妙的气味,真要说的话大概是在陈旧的书页的气味、鬼飞球的皮革味,还有——滋滋蜜蜂糖的淡香味。’


叶修顿了顿,看到苏沐秋脸上的表情明显警惕了起来,这才放心地讲了下去:


‘而且好像还冒着螺旋状的蒸汽。我就觉得很不对劲,至少肯定是用了稀有材料了。”紧接着他的语气就变得急切了起来,“这帮人是不是在配制迷乱药,想在魁地奇比赛上做什么手脚啊。你知道的,下一场可是我们和他们打,他们总是非常在意这种比赛的输赢——’


“砰”的一声,苏沐秋一掌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他转向叶修的那张脸上混杂着愤怒、担忧和难以置信表情:


“我真不知道你魔药课的O评定是怎么拿到的。”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尽量压低了声音,但语气依旧非常激动,“那根本不是什么迷乱药,那是迷情剂啊!”


‘不会吧!’叶修也被震惊到了,‘难道他们想……’他的眼神变得担忧起来,还不偏不倚地朝苏沐橙看了两眼。


“这帮小兔崽子,真是要造反了。”苏沐秋抓起他那瓶紫黑色的药剂,“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你可冷静点啊。’叶修至今也不知道那个大瓶里装的药剂到底是什么东西,苏沐秋一直对此保持沉默,表示那是他一个人的秘密,只有非出手不可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用。


“帮我照顾一下沐橙,我去去就来。”苏沐秋说完,就几个大跨步地朝公共休息室的大门走去。


 


等到休息室的门重新关上,苏沐橙终于忍不住趴到了桌子上。


‘你这样不好吧。’叶修拿过苏沐秋没有蘸墨水的羽毛笔,用笔杆敲了敲桌子,‘你哥这么关心你,你怎么能笑他呢?’


“哦。”苏沐橙一边笑着应了一声,一边抬起头来。然后她往边上挪了一个身位,靠叶修近了一点,“你说的是真的啊?”她眨眨眼睛问。


‘是啊。’叶修淡定回答,‘你不信啊?’


“嗯。那好吧。”苏沐橙拨了拨眼前的刘海,“你说是就是吧。”


‘那就对了嘛。’叶修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塞到苏沐橙手上,‘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哎呀我最喜欢的滋滋蜜蜂糖?”苏沐橙高高兴兴地接过糖,一边剥开包装纸,一边跟着叶修朝门口走去。





 


TBC


----------------------------------------


*心力交瘁,lofter非要说我有敏感词,何至于这么看得起我啦。找了大半个钟头也没找出来,不得已只能贴图妥协Orzzzzzzz


*然而网页版和手机端的视觉差异这么大,选什么字号都难受。尴尬到生气T^T


*能写写的时间太少了,只能写一点算一点啦。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