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蟆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目前周橙all橙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转推(高亮!!)以苏沐橙相关为主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全职高手|叶橙|四时

可爱

关关.zip:

*古风paro,大概是聊斋加上玄幻之类


*大概是一个很奇怪的设定


*没有逻辑不讲道理的私设,触雷勿入


*不知道算不算 @明月旗 点的小甜饼(੭ु•́ω•̀)






『夏』


  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池塘里的青蛙“呱呱”地扯着嗓子,岸边纳凉的小轩里,一人躺在摇椅上咿呀咿呀地晃着,只见他脸上盖着一本蓝皮古书,一手摇着蒲扇,一手在扶手上有节奏地敲着,正配着嘴里不成调的曲子,好不惬意的样子。


  少女蹑手蹑脚地走近,伸手飞速地掀起盖在脸上的书,正要退开,手腕却被握住了。“沐橙,你又调皮。”摇椅上那人半睁开眼,含笑望住苏沐橙,声音里带着一丝宠溺。


  苏沐橙吐吐舌头,被握住的右手轻轻晃了晃,“叶修,天好热呀,带我去吃城西头那家的雪泡梅花酒嘛。”她的声音软软糯糯,落在叶修心头痒得厉害,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不行。”


  “可是真的好热呀。”苏沐橙弱弱地反抗,肩膀也耷拉了下来,她本就生得秀致灵动,又是狐狸一族,天生一颦一笑都带着勾人气蕴,相处日久,叶修的抵抗力却反而下降,他无奈叹口气,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抚摸那柔顺长发,“乖,明天带你去好不好?再加上朱家元子的糖蜜糕。”


  苏沐橙向来乖巧好哄,尤其对叶修的话深信不疑,在这一点上,连她那个一母同胞的狐仙哥哥苏沐秋都及不上。对此苏沐秋极为不忿,痛心疾首地对妹妹讲述三百年来含辛茹苦带大她的不易,面对哥哥的血泪史,苏沐橙只是一如既往地顺着尾巴上的狐狸毛,笑得极为可爱,“可是你修成仙就要上天上去啦。”于是苏沐秋又去找叶修说理,奈何叶修是个书生,且是个极为厉害的书生——文曲星转世,也就是话本子里那种才高八斗、匡扶社稷的状元之才。苏沐秋说理不过,又碍于身份动不得手,只得恶狠狠地威胁了叶修几句,然后化了本体,怏怏甩甩尾巴,回了他的九重天上。


  夏天对于狐狸来说最不好过,叶修看着苏沐橙苦着一张小脸使劲儿给自己煽风的样子,又是心疼又是想笑,不过他忍着不笑出来,指了指苏沐橙手中的书,“不如看一看书,心静自然凉。”


  倒不是叶修偷懒不愿带她出去,他看看有些阴沉的天色,一场雷雨怕是在所难免,苏沐橙虽是只小狐狸,却是娇气得很,怕雷怕热怕痛怕累,还好吃,喜欢漂亮衣服,和志怪里魅惑人心、颠倒众生的狐妖完全不像,更像是凡间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都是那据说狐界千百年难遇的天才哥哥捧在手心里打小宠出来的,叶修一边腹诽着,手上扇着蒲扇的力道却更重了,而风也更多是往苏沐橙那边去了。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苏沐橙看了看书上词句,笑吟吟地看向叶修,“你这是闲来无事发了春心么?读着这般旖旎诗句入睡,梦中可曾寻到什么佳人没有?”


  “我日日有绝色美人相伴,何苦对着一本诗集发劳什子春心?”叶修勾勾唇,看到苏沐橙红了脸,将她更拉近了点,声音中带丝撩人,“梦中没有皎月,只有大雨霹雳,也没梦到什么佼人,倒是有一只狼狈的小狐狸。”




『秋』


  乾道二年,正是秋闱之时,各地的举子都赶往京城。


  叶修也在这无数举子之列,不过相较于其他的举子,他又有些不同。他出身氏族大家,家中世代为官,可时逢靖康乱世,祖上固守北京,不肯随先帝迁都,便留在了大名府,到后来高宗在应天府继位,又定都临安,将宋朝延续下去,身边有了新的一批肱骨之臣,叶家便算是退出了官场。如今科考之风盛行,叶家承祖训“忠君爱国”,叶修作为长子便被父亲赶了出来,叫他进京考取功名,报效朝廷。


  对于此事,叶修是口上应着,心里却不当一回事,自他离开大名府一路南下,沿途游山玩水,好不容易到了临安附近,却是在京郊遇到一处荒废的屋邸庄园,这园子附近人烟稀少,却修得香花水榭、亭台楼阁,煞是精巧,也不知当年的主人是如何锥心剜骨才将之舍弃。


  连日来的赶路,令叶修也是疲乏不堪,他站在这园子门口,仰头望着歪歪斜斜的牌匾,十分努力才辨认出上面的“嘉园”两字。“皎皎白驹,食我场藿。絷之维之,以永今夕。所谓伊人,於焉嘉客。”叶修口中喃着,“嘉园,不错,好名字!既然这园子主人惜离别、求贤才,那不如就让我来做一做这嘉客。”


  秋意令人烦躁,苏沐橙便出去玩了几日,狐狸三百岁即修炼成精,可幻化人形,她近日初成二八娇娘,又因哥哥苏沐秋飞升成了上仙,没了管束更得自由,去城中喝了些雪泡梅花酒,心满意足回到她的园子,却发现这几百年无人问津的园子竟被人占了。


  更令她苦恼的是,这人也不知是天生胆大还是痴傻,夜深人静之时,她捏了法术作了一股阴风吹灭他的蜡烛,在园子外发几声狐啸,又作几抹黑影在窗外掠过,可那人却无动于衷,重新点亮烛台看着他的书,就这么连续几日,苏沐橙自己被自己折腾得腰酸背痛,睁着一双已看得见血丝的眼睛,望着那窗边夜读的剪影,莫可奈何了。


  这夜也如同前几日一样,叶修在屋内看书,苏沐橙蹲在窗外,盘算着他何时才会离开,一阵秋风刮来,秋雨就这么稀里哗啦没头没脑地下来了。


  院子里的桂花被大大的雨滴打落了一地,苏沐橙觉着心疼,就在这思索间,不意自己也被浇了个湿透,襦裙鞋履湿漉漉地紧贴在身上,头上的钗环也错乱地随着发髻散了下来。紧接着,她觉得鼻头一痒,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然后,那几日都无动于衷的窗扇被拉开了,叶修从窗内探出半个身子,一转头便正对上苏沐橙,那高挺的鼻梁、饱满的额头便一起挤进了苏沐橙的眼中,好看得紧。


  向来脑子灵活的叶修也呆了,怎么也没想到开窗会见到这样一张芙蓉面,令人窒息的美。而这一刻苏沐橙的心里只有糟糕,万万没想着和他见的第一面竟是如此狼狈。


  好在这尴尬也只在一刹,天空中一道雷正朝着他们劈了过来。


  叶修下意识关了窗往后一跌,苏沐橙也突然醒悟,心中不叠哀嚎,这几日忙着装神弄鬼吓唬叶修,倒是把要紧事给忘记了,她初初修成精,自是要历劫的,算日子就这几天,本该好好找一处地方安心打坐等着天雷,却没成想全都乱了套。


  被天雷劈晕过去的时候,苏沐橙心里只想着四个字——美色误人。


  天雷过去也是一瞬间的事情,叶修缓过劲来,想起窗外的姑娘,连忙拉开窗户,四下探望却没有看见人影,怀疑自己是否是出现了幻觉,低头却看见窗台下趴着一只火红火红的小狐狸,虽然被雨淋湿,身上还有几处灼伤,可是——竟有种令人窒息的美。




『冬』


  近日的苏沐秋心情很是不佳,前段时日下界公干,他发现他的妹妹,竟然和男人同居了,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他还动不得。


  虽然那个男人救了他的妹妹,为她买药疗伤,更是将她宠得无法无天,可一想到自己乖巧可爱的妹妹被这么一个男人拐走了,还是觉得心里不舒坦。虽然这个男人,平心而论还不错。


  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苏沐秋站到了月老的洞府前。


  “怎么,我们这位新来的仙君,也终是情窦初开了,想来找我小老儿问一问姻缘?”月老看着苏沐秋,面如冠玉,月白长衫,活脱脱一个俊俏公子,难怪自他飞升上来,那些仙娥们都有些神思不属。


  苏沐秋望着密密麻麻的红线,“结缡之亲,命固前定,不可苟求……两个素不相识之人,真会有前缘因果?”


  “这前缘之事嘛,你若信它便有,不信它便无。”月老笑得高深莫测,“我虽掌管着天下姻缘,可这两个人走在一起,可不是小老儿这红线拴出来的,都是各人的造化。”


  苏沐秋皱着眉头,“月老是在暗示,这姻缘一事,不是强系,自然也无法强拆?”


  “仙君近日烦心之事,不就是令妹与文曲星转世?”


  “倒是被月老看出来了,文曲星君位列北斗七星,舍妹不过临安城郊一只小小狐狸,我只恐这不是一段善缘。”


  月老摇摇头,依旧是一脸的神秘,“善缘恶缘,这可不在你我做主,这做主的嘛,文曲星君这等身份,若他愿意,何人拦得住他?你且安心看着罢。”


  苏沐秋苦笑,如何安得下这个心,他想起叶修特意避开沐橙,对他说的一番话,“我在这人间不过短短百年,却能恰恰好得遇沐橙,这嘉园千百日无人坐于此,而我却坐在这里,我曾见千百人而不相悦,却倾心于沐橙,这是我与沐橙的前缘。”若妹妹喜欢上的只是一介凡人倒也罢了,她若想和他在一起,就留在人间,等着叶修轮回转世,倒也算是应了他口中前缘。可偏偏这个人是文曲星转世,一朝梦醒,这小小前缘与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天上苏沐秋的担忧,苏沐橙是不知道的,这日正是元宵灯会,她正拉着叶修在城里凑热闹。


  和乐楼里觥筹交错,新科状元身边围着许多的人,吟诗作对、推杯换盏,这段时日这位新科状元可谓是出尽了风头,年少才高,又生得俊逸潇洒,不仅在科举中拔了头筹,又被皇上看中点做驸马,这一生仕途坦荡,可谓是春风得意。


  苏沐橙看了看那意气风发的状元郎,又瞧了瞧身边懒懒散散的叶修,“你就没什么想法?”


  叶修疑惑,“要有什么想法?”


  苏沐橙朝那边努努嘴,“你若是不弃考的话,说不定此刻坐在那儿的就是你了。”


  “那有什么好,”叶修满脸不在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喝酒。”


  明明是答非所问嘛,苏沐橙心里嘀咕着,“真不羡慕?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人生两大喜事哦!”


  “我爷爷为朝廷鞠躬尽瘁了一辈子,还指望着我们这些后代也如他一样,我可没这个想法,在朝堂上算尽心机、步步为营,最后还不知道是不是留了个好,傻子才做这么亏本的买卖。”吃下一口酒酿圆子,叶修漫不经心地说着,然后他眼眸一转,落在苏沐橙身上,“不过嘛,虽然我无意于那后半句,但是你说的前半句,我倒是很愿意领受。”


  这话换得苏沐橙噎住,差点没咬着自己的舌头,暗自悔恨着自己干嘛要多嘴。


  “沐橙?”将神游天外的苏沐橙唤了回来,叶修难得地正经,“沐橙,男子生在天地间,往往都想着建功立业,其实不见得就是为了理想抱负,也不过就是想回首的时候,能看见心爱之人一个崇拜眼神。我已遇见了你,便已求到想要的了,功名利禄我并不放在心上。”


  万千星火,烟花升空,即便苏沐橙活了三百年,那一晚也是她遇过最好看的夜晚。




『春』


  至正二十六年。


  人间转眼已过去两百年,如今连朝代都已换作了元朝,京都又迁去了北京,时过境迁,嘉园却如以前一样,依旧是人迹罕至,所以也无人发现住在嘉园里的两个人,隔了两百年却一点变化都没有。


  “你如今也历了天劫,飞升了上仙,过段日子便可以去天上住了。可怜我这几百年天上地下地跑,腿都跑细了。”


  “嘻嘻,就算是细了,那也是你那只麒麟呀。”


  “小姑娘长大了就是不好哄。”叶修无奈地叹着,又不放弃地谆谆诱导,“你看我这么多年指导你修炼,你哥哥那么惊才绝艳的人物都是七百岁上才修成上仙,可你五百岁就修成了,你不该给我点奖励?”


  苏沐橙笑得惊心动魄的好看,她歪着头问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你先说说你能给什么?”


  “嗯……你贵为星君,这世间万物怕也没有什么是你没有的,大概就是缺了什么,怕是我也给不起,那我就只有以身相许了。”


  “巧了,我想要的就是这个。”叶修心里终于有一种修成正果的解脱感,这种感觉,好久好久都没有体验过了,就如同这草长莺飞的春季,直教人心情舒畅,“正好我的妃位还一直空着呢。”


  相视一笑,春风花草香。


  这一日的九重天上热闹得很,是文曲星君成亲之日,苏沐秋和月老看着小仙们挤挤攘攘,第一次发现这天上的神仙们也是八卦得很,也大概是天上太久没有盛大的喜事了,闲得发紧。


  “你看,都是来瞧你妹妹的,你妹妹倒是比你还厉害。”月老又转身瞧了瞧身旁的苏沐秋,芝兰玉树,君子端方,想这天地造物倒是偏爱他们狐狸一族,兄妹俩皆是容貌绝世,“你还不想想姻缘之事?据我所知,可是有不少仙娥中意你呢,我看一个个也是貌美如花,你就没一个中意的?”


  苏沐秋凉凉地瞧了一眼月老,他如今已是上神之位,这一眼瞧得月老都觉得心头一悸,“今天休息,你倒是也不忘了你的老本行。”


  “这世间多少人祈愿我为他们促成姻缘,怎么到你这儿就不乐意了?”月老眯着眼打量远处的文曲星君和苏沐橙,男才女貌真是登对得很,“连文曲星君的姻缘都是……”


  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月老立马打住,可苏沐秋何等人物,抓住端倪就不放,“嗯?你不是说姻缘一事是两人的造化么?”


  “哎呀,姻缘一事,上承天意,下至人心,岂是三言两语就说得清的?复杂得很,复杂得很!”月老一边敷衍着,一边飞也似地逃开,“不和你这不开窍的小子说了,我去喝酒了,上好的花蜜酒,去晚了可就没了。”


  不过就是才子当配佳人,最恰当不过的事情,只不过这才子是这世间绝顶的那一个,而那佳人,也是这天上地下最好看的那一个。月老边溜边想,谁叫那是天上地下仅有的一只火红的小狐狸呢,我们这星君啊,就喜欢这唯一,当年只一眼就看中了呢。






Fin.




书生叶修和小狐狸沐橙╮(๑•́ ω •̀๑) ╭


然而这个书生不是很按套路出牌


一个不考状元的书生,是不是一个称职的书生捏(๑´ㅂ`๑)

评论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