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蟆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目前周橙all橙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转推(高亮!!)以苏沐橙相关为主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周橙 | 26字母歌

颜上的小阿狸:

英语渣表示找英文太头疼了,以及这些小甜梗能上瘾


想到就会在原文继续补着写


棋逢先放一放




Airport-机场


苏沐橙和周泽楷最常去的约会地点是哪里?不是苏沐橙最喜欢的养着七八只名贵宠物猫的咖啡厅,也不是周泽楷最喜欢的自家小院,而是人来人往、被粉丝狗仔认出的风险最高的机场。


周泽楷常常在午夜飞去杭州,订一家远远地能看到停机坪的酒店。他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千百万人之中走向她,或者看她从千百万人之中走来。


她有时穿的毛绒绒的,有时穿得随性又清凉,但他永远都能在最汹涌的人潮中一眼认出她来。


机场里人来人往,唯有你我不散。




Best parter-最佳搭档


作为全联盟最出色的策应大师,苏沐橙在连续四个赛季跟还叫叶秋的叶修获得最佳搭档之后,又连续四个赛季在世邀赛中获得这个奖项。


第一次世邀赛,她的最佳搭档是一叶之秋。


第二次,是夜雨声烦。


第三第四次,是一枪穿云。


第四次上台领奖后,周泽楷单膝跪地,将戒指套入又哭又笑的苏沐橙手中。


“从此,只有你我。”




Commercial-拍广告


黄少天对周泽楷能拍出像“那么大圆筒”这么有质感的广告表示很惊奇。像他这样一个话废又没啥表情的年轻小伙是如何做到用那种又期待又急迫的眼神对着镜头说出这样……呃,非主流的台词呢。江波涛露出一脸“单身狗你不懂”表情。


拍广告当天,苏沐橙站在镜头后边,举着两个大圆筒,美滋滋地左舔一口,右舔一口。笑眯眯地看着他拍。


“我吃定你了!”


现场的所有工作人员觉得自己快瞎了。显然枪王想吃的,并不是那么大圆筒。




Fetish-恋物癖


江波涛神秘兮兮地跑来告诉苏沐橙,周泽楷总是偷偷地收集一切跟她有关的周边,甚至她用过的纸杯都舍不得扔掉。


“苏姐,恋物癖。”九点水笑得一脸荡漾,“在强烈的啥欲望和啥兴奋的驱使下,反复收集异性使用的物品。”


苏沐橙想了想,他们一起以后,并没有觉得他有这方面的癖好啊。就去问周泽楷。


枪王把人搂过来,细细密密地亲了个够以后,淡淡地说:“人是我的,何必恋物?”




Innocent-无辜


周泽楷喜欢猫,苏沐橙喜欢狗。拉锯了大半年都没有结果的事,最后在周妈妈回家路上捡了只小母猫告终。


小奶猫常常抱着苏沐橙大腿,啃脚踝蹭裤脚,喵喵咪咪叫个不停。苏沐橙觉得它烦死了,甩吧甩不掉踹又舍不得。最后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黄烦烦。


后来据说黄少天莫名地被周泽楷追着pk了一个月。原因是后者看着苏沐橙偶尔大发善心一边给猫顺毛一边温柔地喊它的名字,觉得此人此猫此名甚是碍眼。


黄少天:?????




Half-二分之一


既然是联盟里十几年的最佳搭档,苏沐橙和叶修二分之一屏一人游戏一人看剧的事一直是粉丝们津津乐道的叶橙石锤。


每次刷微博的时候看到,周泽楷表情虽然不变,但气场显然变酸。苏沐橙取笑他说要不咱们也来一次二分之一屏直播?


周泽楷摇头。他从来没做过二分之一屏这种事。


如果只有一台电脑,我愿意让给你看剧。


苏沐橙就是周泽楷的全部啊,没有二分之一。 




Listening-聆听


苏沐橙和周泽楷一起很久以后,一靠近他还是会心如鹿撞。


现在她正在吐槽楚云秀被张新杰荼毒成了诗人,连喝下午茶的画风都是“啊,这花好漂亮。沐橙你听,听得到花开的声音吗?”


她懒洋洋地躺在周泽楷的怀里,磕着他给她剥好的瓜子,两条大腿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把我吓得以为云秀和小戴交换了灵魂。”


“听得到。”寡言的枪王说。


她诧异:“听得到什么?”


“心跳很快。”看苏沐橙满脸通红地样子,他笑着加了一句:“我的更快。”




Mental activity-内心戏


周家爸妈第一次见过苏沐橙后,周妈妈戳着周爸爸的腰问,觉得小姑娘怎么样。周爸爸沉默两秒,点头说,挺好。


挺好就是怎样?周泽楷和周妈妈四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周爸爸那张进化版的周泽楷脸一脸茫然。半天之后补了一句:“像我。”


苏沐橙挺好,因为像他?


幸好周家人自带翻译器,周爸爸翻腾的内心戏两人秒懂。


苏沐橙挺好。儿子真棒,好眼光像我。




Sumptuous-丰盛


周泽楷和苏沐橙刚在一起的时候,轮回众人强烈要求周泽楷请吃一顿好的,闹哄哄地簇拥着自家队长往最贵的饭店里走。途中遇到了来找男神的女神。


于是周泽楷果断拒绝和他们一起出去吃饭,和苏沐橙手挽手二人世界去了。


杜明失望地摇摇头,“可怜我盼望已久的丰盛大餐,就这么没了!”


江波涛看着哼着歌给自己媳妇打电话的方明华,拍了拍杜明的肩膀。


“今天还是挺丰盛的。”江副队笑了笑,“狗粮够饱。”




Thunder-打雷


周泽楷害怕打雷,每次遇到雷雨天,他就会早早地爬上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


那一团里,包含着只能露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珠子的苏沐橙。她会在被子里抱住周泽楷,一遍一遍地拍着他的背说有我在。


很久以后知道了这事的方明华但笑不语。周泽楷还是新人的时候,常常在雷电交加风雨飘摇的夜里跑出去给前辈们买夜宵。


周泽楷被苏沐橙用质疑的眼光瞪着,面不改色地表示,青少年时期留下的阴影,一辈子都难以磨灭。




Weight-重量


苏沐橙觉得需要严格控制自己的体重。她从超市买来一把秤,一副恨不得天天在上面罚站的模样。


“啊,重了重了!周泽楷都怪你,在你回来喂我吃披萨之前,我明明是44.802kg!”


周泽楷瞥一眼数字,哦,44.823kg。重了21克。


他一边拿过湿纸巾给苏沐橙一根一根地擦着刚刚吃过披萨的手指,一边说:“我回来,有了灵魂。”


苏沐橙歪着脑袋想了很久都没想出来是个什么逻辑,干脆跑去问逻辑本人。


21克,那是每个人灵魂的重量。





评论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