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魔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基本是 转推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如果不小心转了不让转载的文章 或者太太不想有转推 请务必私信我 我会立马删掉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西顾

天气正好:

❉继续胡扯八道。


给心友。





冥界的君主苏沐秋作为掌管整个冥界的主上,一般是不怎么信邪的。但是如今他坐在这天君款待的酒席上,他的左右眼皮已经互相交换的跳了不下数次。这个状态,让他隐隐约约的不安了起来。


然后这种不安在大门口那个踉踉跄跄的跑到天君面前的小仙童的时候,到达了顶峰。


那个小仙童一身青衫已经在跑动中被晃的凌乱,甚至是那梳得一头整齐的发如今都看起来颇无章法。这个架势落到了众位仙家宾客的眼里,不得不视为一种大事不妙的信号。


比如说魔界又不安分要打回来了?又或者是魔界里的那位混世头头从封印中苏醒了。再不济也是西方的佛陀们参悟了?


许是这位仙童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上仙用什么事情你快说,我们都很八卦的眼神盯着他。导致他竟然在大殿里有些害羞的整了整衣领,才对着天君鞠了一躬。接着又喘了一口气,才慢慢的开口道:“启禀天君,帝君到。”


他这个话音刚落,在坐的各位神仙不论什么品级的都自觉的站了起来。用一种爱恨交加的眼神望着门口。


这个酒宴一瞬间唯独有两个人没起来,一个是天君,因为他被叶修这种竟然会想起来参加这种无聊的宴会的行为给震惊了,一时间没能起的来。而另外一个则是苏沐秋,他没起来的原因就比较简单了,他纯属懒的。


但是当叶修出现在众人的眼神中的时候,苏沐秋却猛的站起了身子。他起的太急,导致放在手边的酒杯不慎中被衣袖掀翻在地。青瓷落地,一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整个悄无声息的酒宴上。


叶修笑了起来。他优哉游哉的走到苏沐秋的面前。朝他问好。


而苏沐秋则是紧紧的盯着他怀里缩成一团的那只乖巧安静的红狐狸。许是因为这样的眼神太过专注,叶修开了口。


“怎么,冥界的君主看样子很喜欢我最近新收的小宠物?”


叶修说完,那双好看的手还不忘揉了一把狐狸毛,眼神里透露出一阵的欢喜。


苏沐秋全身缓缓的冒出一股杀气来,偏偏叶修像是丝毫没察觉一般。还继续的说道:“突然想起来,冥君的妹妹也是一头狐狸来着的,不知道有没有我怀里的这只这般好看?”


那话里的语气似乎还透露着几丝炫耀。


坐在主位的天君殿下这个时候才从叶修这个心血来潮参与宴会的行为中清醒过来,他看到下手边的两位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心里一惊。想着两位都是不能得罪的主,只好打起了圆场。


“恍然记起来冥君的妹妹是头九尾狐,自然是天上地下仅有的一头,不过帝君怀里这位虽然不是九尾,但是毛色如此纯净不添一丝杂色,想来也是好看的无与伦比。”


“都是不相上下的。”


苏沐秋却是在看着叶修说完话,就乐呵呵的坐到了专门为他临时空出来的位置时,立刻产生了要当场咬死他的心情。


没错,虽然这位帝君的怀里抱着的是个明眼人都看出来的普通狐狸,可问题是苏沐秋是谁,是沐橙的兄长。若是普通人辨认苏沐橙还需要看数数她身上的尾巴话,放到沐秋这里却是不用如此麻烦。


因为沐橙身上有一处是别的狐狸绝对没有的东西,便是她的眼角边在化为原型的时候,是有一处花的纹样的。


而如今叶修怀里那头的眼角便是生得这个纹样。正明晃晃的刺激着这位冥君最后的底线。


如果现在喊一句放开我妹妹会是什么反应?


这宴会上的各路神仙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堂堂冥界捧着心头宠着的公主殿下化了原型窝在了帝君的怀里?


这代表了什么?


更何况就算是硬抢,别的神仙苏沐秋还有几分把握,可偏偏是叶修。


上天地下,四海八荒,本来龙这个种族就屈指可数,能活到最后站在顶端的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在这种强者更强的环境里,苏沐秋作为冥洲的继承人是曾经找过九天上这位毫无败绩的战神打过一架的。甚至不止是打过一架,应该说是打过好几架。


说起来龙这一族因为开挂开的太厉害,所以天劫也比别人来的多,三天一雷劈四天一渡劫就跟家常便饭一样。


于是,他找叶修打架的时候经常打着打着两个人都要被天雷劈,可叶修这个人竟然能面不改色的一边被劈一边还跟他打的愉快。


最后,两个人劫渡了,架也打完了。


苏沐秋不得不承认,他实在是输多赢少。


但是把话说回来,自家妹妹明明是去找好友玩的?怎么会玩着玩着就到了叶修的怀里去了?


不要告诉他,叶修也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变成了沐橙的好友……


苏沐秋想到这里就朝着狐狸投去了质问的眼神。


 


苏沐橙觉得自己现在非常冤,十分冤,冤到家了。


她根本没想到抱着自己的这个人竟然能厚颜无耻到一种人神共愤的地步。她不过就是不小心迷了个路,迷到了人家地盘,又不是故意看他洗澡的,更何况把衣服穿着密密实实的叫什么洗澡?


好吧,好吧,就算是真的有心偷看洗澡,不也是什么都没看到啊。更何况她那一爪子拍的实在是没什么力气,他凭什么之后要在她身上捏了个禁锢的决,又布了个幻术的法,把她那多余的尾巴隐藏起来,然后很好心的笑眯眯的跟自己说。


“来,找你哥哥告状去。”


不就是打了他一巴掌!这么小气是做什么!爹爹不是经常对着兄长说,作为一个男人应当是心胸宽广吗?


况且现在真的到了自家哥哥的面前,他倒是告啊!他不是来告状的吗!


怎么就言谈之间自己变成他的宠物了?还有别把他的爪子放自己刚刚艰难的打理好的狐狸毛上好么。这一摸一揉都要乱了。


似乎这个人还摸上瘾了。


苏沐橙见沐秋朝这里看了过来,立即的向沐秋投去了别信这个人的眼神。可惜叶修的幻术修的高超,沐秋与自己的妹妹互相眼神传情的机会被他的捏的一个诀硬生生的错过了。


苏沐秋没接收到妹妹的意思,只好自顾自的想了一通,又觉得就算真的沐橙认识叶修,变成原型被男人抱在怀里也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再者根据沐秋的第六感来说,他觉得叶修把自家妹妹抓了的可能性实在是太高了。可现在这样的场合,他竟然也一时间想不出什么法子能既救了妹妹又能不落在叶修的圈套里。


最后冥洲的这位君主只能微微的抚了抚袖子,假装丝毫不在意的坐回了原位。


叶修眉头一挑倒是有点惊讶苏沐秋这般沉住气,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认出了这小狐狸,却竟然没当场翻脸,他又伸手摸了摸苏沐橙的狐狸毛。


“既然你哥哥不要你了,不如就待着这九重天上可好?”


他嘴角上弯,笑的又好看又欠揍。


沐橙心里气不过,可除了怪自己没本事以外,其实也算不得别人的错误。这么一想,她就开始默默反省自己平常功课做得不够用心起来。狐狸耳朵也变得怏怏的。


叶修笃见了,觉得有些好奇,怎么刚刚还挺有战斗力的,这会竟然这么没精神,莫不是真的觉得苏沐秋不要她了?


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动了恻隐之心,禁锢的诀也松了松。


苏沐橙感到压制在自己身上的诀发生了变化,下意识的张了张嘴,一口咬上了叶修的手背。


就算不能动手至少先把口动了!


小狐狸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精明的神色,却没发现叶修看着自己手背上那一圈有些红肿的狐狸牙印竟然又笑了起来。


离着帝君座位近的几位上神仙君见着了,下意识的就往外边挪了挪位置。


这位帝君越是这样笑,就越表明有人要倒大霉了。


魔界的那几位将军不是曾经破口大骂过这位帝君比起魔王来更像魔王。


那么现在这位大魔王笑的这么毛骨悚然是为何?


苏沐橙不知道自己是大难临头,一抬头就对上了叶修的眼睛,流露出一股你活该我就要咬死你的表情。


叶修小声的开口。


“还从来没人敢在我的身上留下这般印记。”


哦,苏沐橙一听便想那她就要做第一人!能奈我何!


“我很好奇,你这样做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接着叶修从酒宴上站起了身子,众位仙家下意识的再次站起了身子。


天君本来就觉叶修来此不过是抱着一种过来看看大家过的如何的心情。而且这种心情跟下界看个动物什么的没多大差别,看了几眼就腻味了,也没指望他能待上多久。于是见到他此时站起来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只不过是关心的话还要问出来。


“帝君这就是要离席了?”


大魔王叶修点了点头。


“突然想吃一种佳肴,这宴会上怕是没有,得回去料理。”


天君好奇的问道:“是何种佳肴,便是这等的宴会都没有?”


“嗯没有的。”


叶修望了望自己怀里的那头小狐狸。很是怀念的道。


“狐狸火锅这种佳肴,千年一遇。”


说完,大魔王翩然离去。


 


没过多久,冥洲君主那里又传来了一声酒杯落地的声音。


苏沐秋望着叶修离去的身影,竟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叶修他刚刚说了什么?


他这是要?


涮了自己的妹妹?????


 


苏沐橙窝在叶修怀里,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大限将至。她曾经想过自己的很多种死法,你知道在冥洲看着人界那些死魂过往生桥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关于死前的记忆,而人这种生物,对于自己的死亡往往有一种刻骨铭心的印象。是以,苏沐橙看了太多总死亡的方式,便会容易胡思乱想些。


但她大概这狐狸的一生都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迎接自己死亡的方法是被下锅涮了,不得不说,这个方法有点别致有点新颖,她一下接受不过来。


叶修见到刚才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咬了自己手都能无畏无惧的苏沐橙,现在的脸色变幻之快,觉得十分有趣。


做事情的时候凭着心意,做后虽然会反省,却完全无反悔之意。不得不说,冥洲的把她养的很好。


叶修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战神,其实受过的伤大大小小,怕是数都数不过来。这小狐狸咬出的伤口一点都不在话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意外的在意。


或许是这千百年来没有这比这更有趣的事情了。


叶修很好奇,她接下来还能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更加新奇的事情来。


 


最后,叶修没有在苏沐橙的期望下把她涮了,而是带她到了一处桃林,找了个青石的桌椅坐了下来。又在把苏沐橙放到了石桌子上,捏了个限制行动范围的诀之后,从乾坤袋里掏出了几样小点心,递到了苏沐橙的面前。


苏沐橙悲愤的想,他挺懂的吃的,至少知道在涮肉之前懂得想把食物养肥了。可惜这些都是甜点,吃起来不怕肉的味道太甜了吗?


小狐狸转头看着他,又看了看甜点。偏偏是一样都不肯动。


叶修问:“不喜欢?”


然后他又接着从乾坤袋里继续掏,这会倒是没掏出甜食,而是掏出了平常女仙们经常闲聊的时候吃的小零嘴。大多数是胡桃瓜子之类的坚果。


苏沐橙依然一动不动。


叶修拍了拍脑袋。


“我竟然忘记了你是只狐狸,应该喜欢吃鸡才对的。”


“可是这一时半会倒是真的不知道哪里有鸡。”


苏沐橙默默的走到了叶修的身边伸出了狐狸爪子,一只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一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那个样子很像是说大兄弟你没救了。


叶修这千百万年还没被狐狸同情过,他心情突然有些微妙。


然后他看见同情自己的那只狐狸,跳下了桌子沾了点花的露水,在石砖地上写了一字。


酒。


叶修愣了愣,表情有些不好。


“你喜欢喝酒?”


苏沐橙欲哭无泪,她不是喜欢喝酒好么?只是酒味可以去腥啊没听过吗?


 


一仙一狐在春风中就这样各怀心思的默默对望了很久。


叶修莫名妥协的叹了口气。这次他伸手在乾坤袋里掏了很久,才掏出了一个粉白瓷的小酒壶,这酒壶雕的分外好看,苏沐橙见他递到自己的面前时候,认真的观察了许久。


叶修想,小狐狸果然喜欢喝酒,看看这眼神跟发了光似的,改明得向张佳乐多拿几壶,反正他每次输给自己没什么别的可以抵的,只有酒。他想完又把酒壶朝着苏沐橙那里推了推,还不忘帮她打开酒壶盖子。


   苏沐橙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现在就要开始浇一浇,腌一腌了吗?


   她爪子握住了酒壶的底部,正要往身上倒,却看见叶修的手在这一瞬间又朝酒壶伸过来。


“我给你……”


他拿杯子三个字还没出,就愣在了当场。


苏沐橙以为叶修说出口的这番话或许是想着酒在乾坤袋里放的久了恐有变质,所以要尝尝这酒味道是否奇怪,于是没等他说完就顺着酒壶端了起来,往他口中递了过去。


叶修离的她本来就近,所以这酒几乎是很顺利的没有阻碍的就进了叶修的口中。


苏沐橙万万没想到是叶修在喝完酒的一瞬间,愣了一会后,竟然就这么直直的朝着地上往后倒去!她一个慌张的下意识想要去扶住倒下的叶修,却没料到更不见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了后头。


 几道盛极的光闪过,他整个人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几丈长的白龙就这样卧在青石砖上,龙鳞在夕阳的光照下闪闪发光,白色的龙角,冷而坚硬。从龙头到龙尾竟然一眼看不过来,可见如果腾空那应该是多么壮丽的景象。


可惜的是苏沐橙现在完全没有想要欣赏的心思。


第一,她扶他的那一刻才猛然想起来现在自己只是只狐狸,根本扶不动一个男人。第二,他化成龙的时间不过一个喘息之间。


一只上天入地都难以寻找的九尾狐就这样以一种近乎悲壮的姿势,被一只白龙压在了身下。


随风纷纷下落的桃花,浅淡的桃色铺了一地。


苏沐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她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想法。


不如把我涮了……




END

评论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