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蟆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目前周橙all橙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转推(高亮!!)以苏沐橙相关为主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北望

天气正好:

*给心友的生贺。

苏沐秋再次见到沐橙,是在九重天的招待宴会之后。
正当冥君大人为了叶修那句狐狸火锅急得团团转,像个无头苍蝇到处乱找的时候,他接到了特有属于冥界的传信方式。
是一只绿草幻成的鸟。
毕竟冥界那种阴暗荒芜的地方,只有随处而生的野草可供方便使用,久而久之的用草捏出东西的法术就成了冥界子民十分在行的一招。
绿草小鸟是沐橙发出来的,目的是希望哥哥救救自己。
许是沐橙这话说的太过简练,又或是英明神武的苏沐秋只要一碰到关于宝贝妹妹的事情脑袋就要停机。
总而言之,苏沐秋的脑子里在听到消息之后,瞬间就展现出了一副各个部分都不能描述的画面。
他慌忙的捏了朵云,用毕生最快的速度的让绿草小鸟带路,找到了沐橙。
苏沐秋来之前,心里是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甚至是跟叶修拼个你死我活的念头都有了。
却是没想到被风吹的纷纷扬扬的桃花之间,他看见自家妹妹抱着膝盖,正伸出食指有一茬没一茬的戳着地上那头蜷缩在一起的白龙。
苏沐橙听到了脚步声,抬起头来,看见是自己哥哥,脸上露出了救星助我的表情。
她欢天喜地的开口道:“哥,你能把他变回人吗,不然这样我好像搬不动。”
苏沐秋彻底懵了。

*

九重天的仙君们深知社交圈子以及打好各地阶层的重要性,所以在仙境处特地寻了个僻静的美景空了出来,盖了个专门招待不同地方的来宾的院子。权当是给没有住宅的各界人士一个临时的住处。若是有要事需要逗留九重天,便是住在这里最好不过。
而此时,院子里一处用来招待冥界客人的房间里,苏沐秋正在围着一张红木矮凳转圈。
如今这位君主内心十分复杂,在绕了不知几圈之后,苏沐秋停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嘴里叼着一块小仙果正吃的欢快的妹妹,似乎欲言又止。
半晌之后,他抚了抚暗色的袖袍,没有说话反倒是又准备迈开步子。
 苏沐橙正窝在一旁的椅子上,她懒洋洋的撇了眼自家哥哥的行为,终究是忍不住内心的疑问开口。 
“哥,第几圈了?” 
幸亏兄妹两的父君是头根正苗红的黑龙,不然按照这个形势转悠下去,苏沐橙很有理由怀疑自家哥哥的原型其实是只地鼠什么的…


苏沐秋听到妹妹的问话,伸出手指了指就在不远处塌上躺着,似乎还在沉睡的某位人士。
年轻的冥界之主不知道是该先问出先前宴会上你是何缘故以狐狸姿态被叶修抱在了怀里,还是该问你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把九重天的帝君显出原形。
众所周知,放眼整个四海八荒,能称帝称君,战无不胜的,不过只这一位仁兄。 
从无败绩这四个字在叶修手上不是传说而是事实。 
而身为九尾狐狸的沐橙竟然能让把他逼到如此地步,简直闻所未闻。
 倒不是苏沐秋看不起自家妹妹,只不过深知沐橙有几斤几两的哥哥大人觉得,跟叶修比起来,妹妹与他还是有些档次上的差距。
 苏沐秋在脑子又里过了一遍问题,却还是没有开口的迹象。他放下了指着叶修的手,似乎又要迈开步伐。
 苏沐橙吃完手里的那块仙糕,正准备朝着下一块伸出狐狸爪子,抬眼见自家兄长如此,不由说道:“哥你要是再转下去,我看的不免头晕。”
苏沐秋听闻,觉得此时此刻长痛不如短痛,他牙一咬,眼一闭,终是开了口直接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沐橙慢里斯条的抹了抹嘴角的糕点屑。
她道: “我不小心喂他喝酒了。” 
“什么?”


这个答案让苏沐秋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以为他要吃我,就想起我吃肉前不是都要消毒一下吗?于是乎,我就示意他掏出酒来,然而没想到他竟然是要喂我喝,而我却误会成他是要试试看酒的好坏,顺势的我就把杯子往他嘴里倒,谁知道竟哗啦一下显出原形。说起来,我那个时候还好心好意想要扶他一把。结果……”苏沐橙说道这里,朝着叶修的塌上看了一眼,似愤懑难平的样子。
苏沐秋云里雾里的听完了沐橙的话,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妹妹这短短一段话,说的比西方佛陀的讲经论道还要令人难以理解。 
他试图从中抽取几个关键词,然后一个个问过去。 
比如苏沐秋问道:“他要吃你,你竟然还让他帮你消毒?”
 “我打不过他。” 苏沐橙义正言辞回嘴:“那么就该有个作为食物的素质呀。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小狐狸说道这里,脸上还泛起了光。
苏沐秋听到这里,不由开始反省,自己到底是哪里教导出错了。
片刻之后,他又想起那段话还有一处不解,便再问道:“你还打算去扶起他?”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苏沐橙说道这里,一拍桌子,仙果也不要的就开始控诉:“也是我大意了,那时竟是忘了被他的法术拘着,还是一只狐狸模样。所以,到最后也没扶成,反倒是被他给压住了。” 
苏沐秋猛然一脚踢翻了那个他之前一直绕着转的矮凳。可怜的小矮凳就这样被踢得滚了好几圈才安静不动。
“他…压了你??” 苏沐秋一字一句的重复问道。
苏沐橙一脸天真回。 “嗯。” 

“具体怎么压的?” 

怎么压的?
苏沐橙认真想了想。
 “就是他身子压着我身子啊?” 

少女话音刚落,就听见开嚓一声脆响,苏沐秋手撑着那张桌子陡然断裂。


冥界之主转头望了眼还躺着的叶修。 


要不是从小教养好。苏沐秋想。他有可能现在就要趁人之危,彻底的把这个大毒瘤给解决了。
然而,深呼吸了三口气之后。苏沐秋的手搭上了沐橙的肩膀。
仙魔虽然如今暂时偃旗息鼓,不代表今后被打的惨兮兮的那帮幺娥子不会卷土重来。叶修是最好也是必须的仙界招牌。
虽然他现在在沐秋眼里的好感度早就已经是负数的负数。
但是叶修不能死,他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做掉某人,然后毁尸灭迹。
于是,苏沐秋露出了一个全四海八荒我最贤良的笑容。
“沐沐,这都是误会。”
“什么?”
“你不过是误打误撞的碰到了叶修对不对,没有什么压与被压对不对?不过都是误会和巧合。想来人世间有一句话,叫无巧不成书。说的就是这个理不是。”
那个笑容实在是太过灿烂,似乎只有哥哥在透露出要赶尽杀绝的念头时候,才能有这样的表情。苏沐橙以前也只有在他书房被某位妖界人士入侵时才看过。
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显然,苏沐秋也满意妹妹这个表态。他又笑了笑,然后牵起了沐橙的手。
“那么,时候不早,九重天也不方便留了,我们这就回冥界。”
“可他呢。”小狐狸还是有些担心喝了酒至今未醒的叶修。毕竟这锅她也得背一半。
可惜,冥界君主只给了四个字的回答。

“管他去死。”



*

天界最近凡事有点得道的仙缘好的神仙,都在议论这样一个八卦。
说的是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修帝君,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九重天款待贵宾的休息室里。
他躺在白玉的塌上睡得是逍遥自在,倒是把前来打扫的仙童吓的几乎是魂魄尽散。
要知道,这位帝君赫赫有名,便是随便一个仙君都是要在他面前鞠了躬,行了礼的。
不过是他个性不喜这些,所以不爱在人前出没,这行礼的次数就少了点。
况且帝君自家的住处也不比仙君们的差,自然更是能家里蹲就家里蹲。以至于新来的小仙们便都是只在画像或是传说中见过听过这位帝君。
如今这么一樽活生生的大神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怎能不叫那些路人甲乙丙丁激动一番。
当然这些并不是八卦的重点,重点是当天君听闻帝君的消息赶到,对着悠悠转醒的叶修问了句。
“何故睡于此地。”
只见,帝君那时当着诸位仙家的面竟微微的笑起来。
他说。
“仙人跳了。”

*

不过,九重天的八卦再怎么传的厉害,也是有一定局限性的。
是故,当事人之一的冥君苏沐秋并不知道自己在天界的某段密腥里,彻彻底底的被抹黑了。


他只是对着眼前的这份置于案桌上的战书,陷入了沉思。
下战书的是魔界在上次仙魔大战中因为失败而选择沉睡的一位魔头。
如今千百年过去,魔头重新苏醒,第一件事竟不是想要振兴魔族,反而是决定找回场子。
没错,当年打的他落花流水的不是别人。正是现在刚上任没多久,那个时候却还什么都不是的冥君苏沐秋。
这战书写的非常简练,要求不过两人单打独斗,旁的不许插手,叫人是一点猫腻都瞧不出来。简直正派的不能再正派。连苏沐秋都觉得自己所是不应战,反而是个小人了。
他想到这里便收起帖子,终究是吩咐下来,决定应战。
那魔头挑打架的地方也非常的鲜明好找,就在冥界与魔族的交汇处。是个三不管地带。说他是三不管,大部分的原因在于这里冥界的居民和魔族的混住。
虽然上一届的仙魔大战几乎打了个天崩地裂,你死我活。但是百姓平民何其无辜。老冥君也不爱赶尽杀绝。于是,大部分战败之后的魔族子民就逃难到此住了下来。
更何况,苏家兄妹的父亲大人是这么说的,如若是哪天魔族真有心颠覆冥界,并一举得手。那也只能说冥界气数已尽,是他教子无方之过。
既然老冥君如此放话了,苏沐秋自然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太出格,这里的魔族都是放任自由的。
而此时的三不管地带一反往日那种大家皆是咸鱼的状态,各个精神抖擞的占着好位置,就等这场好久没见的约架大战。
更有小贩在人群间兜售贩卖各式零嘴,炒热气氛。不得不说此举是个再聪明不过的妙招,单看小贩笑脸盈盈的模样,就知道定是赚的不少。
就连不明真相,闻风而来的吃瓜群众苏沐橙都买了一包零嘴慢悠悠的啃着。


她耳边还不时传来了讨论的声音。
“你觉得这次谁会赢?”小妖甲问。
“不好说,我觉得大佬一醒来竟然想着打架,应该是有点信心。”小妖丙回。
“肯定是我们殿下赢,上回不就是殿下大获全胜。”这是来自我们殿下哪哪都好的冥界居民丁的插话。
“既说是你们殿下赢,又何来看这个。”小妖甲又问。
“尔等不知?殿下哪里是能随便看的,当然不能错过了。”
这会插话的看起来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她脸蛋微微泛红,显得娇羞不已。
苏沐橙见此便想,原来我哥貌似挺受欢迎的。都能靠脸吃饭了。
正当她正一边听着讨论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大吼响彻天地。
苏沐橙定睛看去,原是那魔头正在发火,对象自然是前来应战,她举世无双的哥哥苏沐秋。
只不过,这魔头的喊话听的大家莫名其妙。
“老子确是不知,小儿多年之后竟成了冥界之主。”
“睡太久,脑子迟钝了,当然是什么都不知。”苏沐秋看了眼衣袖上的龙纹,回的一个叫漫不经心。
此魔头见苏沐秋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更加怒火中烧。他喊:“你若是还如当初,老子与你对打也算是水平相当,可如今你已是冥君,自有老天加附,有何公平可言。”
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魔头也是有些意思,怂就怂了,还找理由。
苏沐秋却没笑。他本就不耐烦这样显不出水平的打架,见是如此,便道:“那不打就是。告辞。”
魔头见他转身要走,急忙喊道:“你不打可以,我战书已下,若是没人应战岂不是你冥界无人,”
真是嘴长在他身上,怎么说都是有理的。
又听见那魔头继续喊:“听闻冥君不是还有兄弟姐妹,既然你已成王,剩下的自然不是。可叫他们前来一战。”
苏沐秋刚要走的身子听到这个建议转了回来。
四海八荒皆知,上一届的冥君爱妻异常,是以只得沐秋沐橙两兄妹。他这么一喊直接把矛头指向了沐秋的宝贝妹妹苏沐橙。
“真是天上有路你不走,冥界无门你偏来。”苏沐秋原是想着对方爱打不打,他都不甚在意。


但若是打起了沐橙的主意,还真是打错了算盘,只有死路一条。
苏沐秋随即手心捏起一个决,就要掷过去,却在此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笑声。接着,沐橙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少女眼角的花纹被冥界仅有的光束衬得夺目非常,而她的容貌正如所有冥界子民为之而叹的那般,倾国倾城,见之不忘。
朱唇轻启。
苏沐橙道:“来战。”

*

冥界凡是住了几年的居民都晓得一件事,便是他们的公主殿下是个好脾气。不随便打架生事,也不爱乱给人背锅。平常低调亲民到让人生出一种她不过是随便走走,打打酱油的错觉。
那么这种错觉下,大家便没有想过苏沐橙是会打架的。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所有的围观群众都十分义愤填膺,冥界居民有的开始破口大骂。
“欺负我们家美美的公主殿下,算什么公平。”
只不过,数招之后,众人觉得苗头有些不对。
你家公主这叫不会打?这分明是太会打。别以为我们读书少就随便骗我们啊。
深得冥君真传的沐橙虽然本体不如逆天开挂的龙那般强势逼人。但天上地下唯一一头九尾狐的本事显然也不是用来好看的。
大范围的狐火攻击使得对方简直不堪一击。
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魔界的那位也知道自己实力不济,光是招架就已经让他手忙脚乱,更别提反击了。
如此下去,输是必然的,输多惨是相对的。
魔头便是没想到自己当年打不过哥哥,经年之后,连妹妹都打不过了。他原本还想杀一个措手不及,也好鼓励魔族子民重新振奋精神,早日打回九重天上去,却没想到最后竟是这样下场。

魔头万念俱灰之际,突而想起自己还留着阴险一招,便思考都无的朝着专心攻击的苏沐橙暗害过去。

后来的围观群众是这样描述当年的场面,歹毒狡猾的敌人趁着公主殿下一时不备,竟然偷偷朝着她扔出各种暗器,且这样的东西都淬了毒,当时情况实在是凶显异常。
而就在那样的时刻,意识到情况不对,刚要冲上去试图帮忙的冥界之主,被一道光挡住了去路。
倒不如说,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被这样的光,给震惊了。
白色的龙纹在衣袖翻飞之间如若腾空而起。
那个男人反手握着一根仙气四溢的长枪,以一种近乎守护者的姿态站在了苏沐橙的面前。
九重天唯一的帝君,叶修。
他嘴里还叼着根青草,似笑非笑的看着前面的魔头。



“我擦,大魔王。”
“什么大魔王,那是帝君。”
“他比大魔王还可怕好不,整个仙魔大战,哪一个不怕他的。”


在三不管地带看着打架的各路小透明有些看不懂了,这冥界魔族打架,仙族的帝君冲上来是个什么情况。
不单是底下围观的看不懂了,就连魔头本人都看不懂了,他愣了愣。开口道:“妈了个鸡,老子与他人打架,无关人士为何插手,是何资格?”
虽然他这话听的很有气势,但其实因为叶修在前的原因,魔头讲的实在是萌新瑟瑟发抖的样子。
叶修听了,回头望了望小狐狸。
见沐橙没有受伤,反而是脸上露出你为什么在这里的样子看着他的时候,勾起了一抹笑。
他随意的甩了个枪花出来,便拿起枪身轻轻敲了敲脖子。
才缓缓的开口。
“上门女婿。”
“够资格吗?”


end


评论

热度(207)

  1. 王咸鱼春日在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