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蟆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目前周橙all橙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转推(高亮!!)以苏沐橙相关为主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南归

天气正好:

*继续心友生贺。

        叶修他母上大人怀他的时候,正好遭逢仙魔的一次大规模混战。当时的天后性子虽然温婉,但是为母则强,在天界被打的连连败退的时候,她竟然奇迹般的做到了一边照顾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一边上场指挥。
        所以,那个时候的叶修在天后肚子里听的不是正常的丝竹管弦这类文雅的胎教,反而是金戈铁马,净是些杀伐之气。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龙族小孩出生的时候第一道考验——破壳而出。对于他来说确是再过简单不过的事情。
        被困在暗无天日的龙蛋里,没关系,撞破了就是。他也不叫苦也不喊痛,稚嫩的龙角就这么一点点把坚固无比的蛋壳给撞开了。
        当然,当重见天日的那一刻,盼望着龙族又有新的成员诞生的仙君们包括叶修的父母,在见到他的时候,都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
        一来是这头小小的白龙面对着一群陌生的仙的时候,竟然毫不怯生。虽说龙族本就是个开挂的种族,不过,叶修那张还显得稚嫩的脸庞竟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是让大家都卡了卡。
        接着,诸位在看到叶修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位小孩的时候卡的更厉害了。他相貌长得与叶修有七八分相似,因为撞蛋壳的活都给哥哥做了,所以这位显得文弱了一些。
        一卵里面竟然是双生子的事情,让当时的司命仙君破例批了四个字,写的是事有大成。
        大概是那个时候一向严谨持家的好家长,前天君也不会料到,他这个长子,最后却是比大成来的还要更加的可怕。
        彼时的仙魔不如现在,实力算的上均等,打起架来胜率是五五开。甚至有些魔族带了脑子之后,战斗力爆表还能打的一个难解难分。
        是故,魔族没事骚扰一下这些九重天的仙人们这是个常态。
        说来也是奇怪,叶修这头龙他从懂事起就没有别的什么热衷的东西,诗词歌赋,风花雪月他也不甚感兴趣,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打架。
        群架单挑,随便来。
        仙族打腻了,他就偷上战场跟着魔族怼。
        当然了,战争这种事情跟普通的搞事还是有点区别的,但挨不住叶修头脑好。他奉行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原则。何况就算是跑了,还不忘要给对方来点干扰。他也不喜欢正面扛,总要声东击西一下。
        魔族大概是没见过能比自己更黑心的仙。所以反而是万万没想到的被怼了个落花流水。
       可惜,那个是时候天君是不乐于看到叶修这个样子的。既不符合龙这种气质,也不像是个能继承大统的。
        立嫡立长。想要传位与叶修的天君在严肃的跟他表达了愿望以后,一件让老天君淬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了。
        叶修修书一封,离家出走了。
        信上寥寥数笔写了不外乎是叶修本人对于每天都要听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报告没兴趣,叶秋比他适合。魔族那方蠢蠢欲动,估计大战不日开始,他准备四处修行,等需要的时候再回来。
        勿念两个字写的比旁边的都要大上许多,在老天君的眼里,显然也是刺眼的很。他一气之下撕了书信,怒道:“不回来便再也不要回来。九重天的也不许理这等逆儿。”
他倒是要看看失去了庇护的叶修是如何活下去的。
        当然活的格外好,最后还变成帝君的某人显然是超出了老天君的预料。
        不过,那都是后话。
        现在说的是一边走一边怼的叶修,被冥界的苏沐秋拦下来的事情。
       苏沐秋此人是冥界正儿八经的大统继承人。冥界与九重天那种充满了仙气的地方不同,是个妖魔鬼怪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的境界。是以,冥君的对于历代的继承人的教育方式都是一个模子,放养至上。并且是必须打到冥界所有地方的子民都服你的放养方式。
       若是当中有一位既不服你又碰巧打赢了你,那么不好意思,退位让贤。
        是故,当苏沐秋听到冥界来了一位新人不说,还打架打的非常厉害。这简直就等于是在和他说一件事,我来砸场子了。
        什么都能忍,唯独有人比自己强不能忍的苏沐秋,找上叶修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而叶修在见到苏沐秋的第一眼,想的却是原来冥界也是有人形妖怪的。
        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自然是一时间胜负难以分晓。不过,龙族这种三天两头都要被天劫劈的特性,却是让两人暂时的停了手。
        叶修望着被雷劈回原型的苏沐秋叹了一句。“原来你竟是龙。”
        被劈的奄奄一息的苏沐秋也看着叶修,在心里不满想着真是龙比龙气死龙。他竟然还有力气说话。
        不知打何处而来的怒意涌了上来,苏沐秋没什么好感情的回:“不然你以为我是什么。”
        叶修听了,呵呵笑了起来,他道:“你猜。”
        他答案虽未说出口,但是苏沐秋还是从那个语气和眼神里看出了一点猫腻。
        苏沐秋暗暗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两句,又道:“今日遭逢天劫,纯属意外,我们改日在战。”
       百年来都难逢此等对手,叶修自然是乐得应了。
        于是乎,一来二去的。两头龙在互怼之中也有了几分损友的交情。

        然后是某一日,叶修正等着沐秋来打架,却等来了他不好意思的改天。而这个推迟的理由说的还有些令人惊讶。
        “我有妹妹了。”长相十足俊美的苏沐秋脸上莫名的泛起了傻气。要不是冥界少花,叶修觉得他此刻的背景里飘几多粉色小花也是合适的。
        苏沐秋说完还不忘问叶修:“你有吗?”
        叶修老实回答:“只有弟弟。”
        还是一个虽与自己长得十分相似,性格却大相径庭的弟弟。除了爱跟在自己身后跟老妈子似的念叨外,基本显得乖巧的很。想来,现在应该在九重天上按照天君期望的那样活着。
        许是苏沐秋觉得自己有妹妹这件事情,在某些方面微妙的赢过了叶修。他今日的话又多了些。语气里还带着迷之自豪感。
        “我妹妹小名唤了沐沐,承的是沐字辈。因母亲生她的时候九死一生,所以到现在也还没睁开眼睛。不过……”苏沐秋说道这里又露出了傻到不行的笑容:“她定是这四海八荒最可爱的妹妹了。”
        叶修思量了一番,觉得该给好友一个面子,便顺势的夸奖道。“这千百年来,龙族并无女子出生,算下来你妹妹也可能是唯一可爱的了。”
        苏沐秋不知道他这话是褒是贬。但还是用一种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叶修。
       “谁说她是龙了。”
       “沐橙是只狐狸。”



*

       不知是早些时辰,沐秋看自己的表情太过,还是这几日叶修忘了喝药。总之,在某位妹控得意洋洋的飘然离去之后,叶修抽了个空,悄然的潜进了冥殿。
        因为被又傻又蠢的苏沐秋剧透,所以叶修很快的就定位好了某只气息微弱的小狐狸所在的位置。
        冥殿此刻正值换班,若大的寝室侍从少的可以。
         那是叶修少有的能放在心里的记忆之一。比起之后在温泉里不算太够愉快的相处。这是叶修第一次见到沐橙。
        暗沉的房间里,只有柔软的榻上被投射了几道温暖的光。
        小狐狸从长久的沉睡中逐渐的清醒过来。它还未化成人形,但是火红的皮毛仍是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小狐狸的眼角有花纹一般的胎记,正在缓缓盛放。
        它朦胧的睁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似乎要摸自己头,却又在看见自己醒来的时候,把动作停下来的陌生人。
        她并不认识他。这屋子里有过龙这种气息的不过是父君和兄长大人。
        可是,小狐狸还是十分信赖的蹭了蹭叶修的手。然后打了个哈欠,才再度睡了过去。
      叶修一时间竟没有缓过神。
      半晌之后,他方轻轻的笑了起来。
      “快点长大吧。”



*

       不出叶修所料的仙魔大战来的又快又迅猛。蛰伏已久魔族显然再也不甘于只是边境那些隔靴搔痒的小打小闹。他们渴望更高远的目标。
        比如一统九重天。
        叶修参战的时候并没有回去给家里人报个道。反而是默默的从一个路人小兵做起。
        宝剑怎会蒙尘。
        很快的,前线有位战无不胜的神就响彻了整个九重天。
        大概再也不会是别人的想法,让老天君招见了叶修。


        还是那样熟悉的眉眼和表情,甚至连穿衣服的方式都没有变过。不清不楚的不像是个仙,倒是邋里邋遢的似凡界里没个正经活的人。
        只是,出了鞘见了血怎么还能掩其光华。老天君从这个儿子的眼里看出了他背后的千军万马和杀伐果断。
       总归是他错了。
       也总归是叶修坚持了。
       “能有几分胜算。”老天君问他。
       叶修笑意轻浅:“九分半。”
       “那半分是何意。”
       叶修哦了一声。
       “大概如果困了,就得了那半分。”


       天君听到这里,还是下意识说了句:“不可太过自大。”


        叶修也不生气呵呵回了:“老头子不知我个性?”
        “你有何个性。”
        叶修眨眨眼。
        “实事求是。”

*

        那场战争的确打了个天翻地覆日月无光,却也应了叶修的九分半胜算,把魔族怼出了个元气大伤,数千年也爬不起来的命。
        只是,最后一战中,叶修也被魔族的几位王在紧要关头合力捅刀,落下了一个大伤。而更好死不死的是,当时天劫正落,两厢加在一起,叶修的这条命险些也交了出去。
       战事完毕之后,他在九重天最僻静的角落里养了好久的伤,一直也未醒过来的样子,让所有人都焦头烂额。
       刚刚大战结束后就走马上任的冥君苏沐秋,也在那个时候知道了,跟自己怼了好久架的那位仁兄竟是老天君的儿子。
         而且,他还受伤没醒。
        苏沐秋想了想便决定去看看他。顺便带着没去过九重天的妹妹去开阔开阔眼界。
        叶修是在抬着眼皮的空隙间,见到了就在窗外站着的苏沐橙。
        她不是跟着哥哥特意来的,她是误打误撞的迷路了。见这处地方僻静也就没推门进屋。只站着离窗子的近了些。不过沐橙也不朝着里头望,所以也没见到躺着头没几口气的龙。
        她穿着绯色的纱裙,冰肌玉骨的手指在九重天微暖的日光之中似莹莹发亮。精雕细琢的脸庞上一双美目灵动生辉。
        院子里的花墙随风而曳,丝丝生香中更把小狐狸衬得如同桃源一梦,只恐转瞬即逝。
        叶修想,她终是长大了。
        这四海八荒再也没有比她还要漂亮的小姑娘了。
        被魔族和天劫怼的快要死的时候,他脑子里七七八八的念头飘过了一堆。而最后的一个念想竟是想要再看看小狐狸。
        或许只是因为那些毫无保留的信任。
        叶修闭上眼睛之前,最后见到的一幕是沐橙对着急忙赶来的沐秋弯嘴笑了起来。
       第二次了,小狐狸。
       再放你一次。



*

        冥界的居民大概给他们百八十个脑袋也不会想到唯一的公主殿下会有个上门女婿,而这个上门女婿竟然还是那个鼎鼎大名的叶修。
        他们觉得自己的公主忒牛了。竟然挖人家九重天的墙角不说,一挖还挖了一个帝君。
        这买卖太值当了。
        当然这么想的只有不明真相的吃瓜喝水啃瓜子群众。并不包括脸已经黑如锅底的冥君苏沐秋殿下。
       他连那个魔王暗害沐橙的事情都不管了,直接冲上去。一个伸手就把沐橙挡在了身后。
      “叶修你别随便乱认亲戚。”
       叶修诚恳点头:“确实,兄长这个可以称呼我喊不出来。”
       “不过,你应该也不喜叫我妹夫。”
       “思来想去,那些繁琐礼仪都是虚的,我们便还都是称呼名字。如何?”
       “如何你个大头鬼。”苏沐秋气急败坏。“你凭什么娶沐橙。”
       “凭什么啊……”叶修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肌肤之亲?”
       围观群众顿时哦了一声。
       ……
       苏沐秋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往外吐字:“哪!里!来!的!”
        叶修一脸你不是知道的回:“压过沐橙得来的。”
        众人热烈鼓掌,连魔王大佬都被气氛感染噼里啪啦的也拍了几下,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哪里不对。
        苏沐秋知道真相,当然知道叶修指的是什么。瞬间想掐死这人的心都有了,可是眼下这个情况,他要是发怒,说不定反而被说做贼心虚,只好强装镇定。
       “那怎么能算?”
       “那依你之见,什么是算?”叶修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得了理哪怕是歪门邪道的,都能占的上风。
       更何况,一直没说话的当事人苏沐橙这个时候开了口。
       “哥,叶修说的好像没错。”
       苏沐秋气急攻心,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半天都吐不出来吞不下去。
       外人害他,他还有解。
       妹妹连同叶修一起害他。
       无解。


       这个时候看戏看的足的围观群众也纷纷发来贺电。
       “公主殿下和帝君这算是成了?怎么冥君殿下不甚高兴。”
       “我觉得冥界殿下有点像话本子里的那种恶婆婆。”
       “咦?那公主殿下和帝君不就是被婆婆暗害的苦命鸳鸯了?”
      “呜呜呜好惨,公主殿下好不容易寻觅良人,就要被棒打鸳鸯。太苦了。”
      “果然长得好看的女人命都不好啊……”
      “红颜祸水?”
      “那叫红颜薄命,别乱用成语。”


       苏沐秋觉得。
       他当真是日了狗了。



*

       应得冥界地貌特异,阴气过重。是以,九重天来往冥界有个buff,叶修今日来得明日才能回去。又得闻前任的冥君冥后秀恩爱去了,此时也不在冥界,他也就无处拜访。
       所以,这个上门女婿除了英雄救美了一下,其他的事情还暂时干不得。
       当然对于讨好小狐狸的哥哥这件事情,压根就不在叶修的计划内。
        抢了妹控的妹妹,那还不得抽筋拨皮。不过,苏沐秋打不过他,他就不甚怕的。
       他主要还是得解决一下小狐狸。


       找到沐橙的时候,她正蹲在花圃旁边,叶修看了一会就找了块怪石坐了下来。
        冥界不适宜养花,所以这园子里大多都是些草药果实之类的东西。沐橙料理的其实也就是这类的东西。
       她速度飞快,解决完了任务,转身就看见叶修坐着看她,见她看了自己,就叫了一声。
     “沐沐。”
     苏沐橙倒也不留情面。
     “沐沐从你嘴里叫出来真恶心。”
      叶修笑了出来,他坐没坐相,抬手随便揉了一把头发就道:“我也觉得。”
       沐橙也笑了,她挑了一块离叶修不远不近的石头也坐了下来。
       许久之后,她问。
       “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叶修回:“这套路好像不应该是女孩子说的。”
       “不是吗?”
       “不是。”叶修答,不知道是在否定哪个。
       可沐橙却没有在追着问下去。
       她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的,虽然没见几面,相处起来也不是些美妙的场景。可确实没有由来的信任。
       “说起来,你为何那个时候没有要吃我?不是狐狸火锅吗?”
       叶修听了,倒也坦然:“一开始也就没有要吃你的想法。”
       “那如何那样说。”
       叶修眯了眯眼睛。
       “我想逗逗你。”
       雾薄云浓,夹杂着药草香的清风随暗影而开,皎皎月色下,沐橙意味声长的拖着脸看着他。
       “你要是想当上门女婿,应该要说些好话来哄哄我。”
        叶修笑:“我太老实,说不出来。”
        幸亏这里是冥殿,戒备森严,不然他这话要是被旁的人听过去,怕是死人都能气活。
       这位帝君要是称得上老实二字。那想来魔族也都是些良善之人。
       苏沐橙瘪了嘴。不知是真的想难为他还是另有所图,她开口。
       “你不哄我开心,我怎么愿意嫁给你。”
        叶修倒也不在意。
       “不愿意也可以。总归是要慢着来的。”
       苏沐橙听了觉得新奇。说要娶她的人是他,这会慢慢来的也是他。这两厢对比,不矛盾吗?
       “哦,那慢着来,你大概就娶不了了。”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说起来就爱闹着他。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有恃无恐。
       叶修站起身来,因是头白龙,他平日里不打战的时候,有几件衣袍的颜色便如现在一般。在月华盛放下,翩然的如同流动的薄银。
        他想起了被她灌醉以后得事情,他虽然喝不得酒,却不是喝了酒就一醉不醒的样子。懒着不动,不过是想看沐橙之后的举动。
       看着她从狐狸的样子幻成人形,又随意的拾了路边的嫩草,捏了个术唤沐秋过来。
       沐橙本可以走的,一走了之总是比它守着自己来的轻松。
       可她没有。
       第三次了。
       叶修想。
       这个小姑娘来他心头又不肯离开已经第三次了。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叶修回她。                    


         平生如此,承蒙她出现,欢喜一生。


        “怎么会娶不了?”


end


废话一句。真没了,
废话两句。前面有写叶修认得出小狐狸模样的沐橙是沐秋的妹妹。伏笔在这。
废话三句。沐沐有句话是原作,觉得用在这里挺合适的,不算抄袭吧?字数也不到【喂喂。】

评论

热度(249)

  1. 王咸鱼春日在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