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魔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基本是 转推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如果不小心转了不让转载的文章 或者太太不想有转推 请务必私信我 我会立马删掉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周橙】月色

今晚月色真美doge.jpg

风疏星沉:

特种兵AU/荣耀特种作战大队系列


动画播出带来的诈尸(づ ̄3 ̄)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沐沐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实战。


受伤、断后、与队友失散。


苏沐橙在K105搜到他的时候,这个平常羞涩到会让人担心是否真能上战场的狙击手凭他并不清醒的意识仍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直到安全上了武直才抱着怀里的88狙突然倒下。


正在和喻文州嘀嘀咕咕的黄少天险些跳起来:“我去苏沐橙你不是检查了说他都是皮外伤没有大碍吗怎么这小子一下子就昏过去了哎呀那谁谁大眼你快过来看看看看看看该不会伤到内脏了吧?”


“应急处理没有问题。”随行队医王杰希八风不动,眼睛一扫,冲着看过来的队长点点头,“睡得挺沉。”


叶修懒洋洋地笑了下:“那行,沐橙你这两天多看着他。”


“知道啦,伤好前只准做基本训练嘛。”苏沐橙眨眨眼睛,抢过话头,轻巧地松开紧握着的拳头。


机舱里默契地安静下来,黄少天也没再开口,一下下擦拭着手中的95刺刀,方锐眼角抽搐地看他神情温柔如对着前世情人。


一小时后下飞机原地解散,韩文清一声不吭地背起周泽楷往基地医院走,叶修拍拍王杰希,一切尽在不言中。


后头传来喻文州清清淡淡的声音:“少天,你最好也跟着去,我记得你还欠王队麾下的心理小组一次检查。”


沉默是此刻的黄少天,大队恐怖传说之非战时喊王杰希代号的代价在他大脑回旋。


苏沐橙噗嗤一笑,路过时顺便拍拍他耷拉的脑袋:“松口气,前两天张新杰进修回来了,没猜错的话这次心理评估的负责人还是他。我陪你去一趟?”



哦,对了。这当然还是周泽楷第一次见血。


辉煌的战绩,十男一女,共计歼敌十一人。


直接导致的后果是他从基地医院的病床上醒来不过半小时,就已经领了熟悉的八一杠趴在靶场。


夜色是沉的,月光影影绰绰。像血,凝固了的,他脑中不知怎么冒出这个想法,然后恶狠狠地按下扳机,声音清脆,刚刚立起的靶子即刻倒了下去。


没有瞄准镜,实际上此刻也没必要使用瞄具,闭上眼睛,他只需要凭着直觉,轻轻动一动手指,然后命中。


一个孕妇,也许以后会是温柔的妈妈?他不知道。记忆里只剩下扭曲的、布满血污的脸,她在喊话,指着自己的肚子,声嘶力竭的。下一秒子弹呼啸着窜入眉心,肉体倒在地上,和污泥混为一体。


她身后的男人怪叫着冲上来,腰腹间缠满炸弹。他的手没有一丝颤抖,于是火光冲天而起,爆炸后尸骨无存。


不能手软,周泽楷拼命告诫自己,敌人的武装力量绝不止于此,能被放入包围圈,出现在十字准星里的,哪怕只是炮灰也并不无辜。


一切似乎都那么顺利,直到另一边被敌方主力围困的消息传来。


兵分两路,一路是绝大部分人驰援主战场,另一路只有他一人,任务是拖住该点所有敌人。


——掩护与断后,从来是一个狙击手的宿命。


他在林间翻滚、躲避、回击,做出那些训练了百次千次,熟悉如同本能的战术动作。


他始终镇定,单发,不浪费一颗子弹,一击致命,迅速转移。


 “报告A1,C6完成任务,完毕。”


“A1…收…到…报告…你的位……”


他扯掉自己报废的通讯器,肋下拉开的口子血肉模糊,在草丛里安静地漫出一片阴影。



“拿把光耀千秋的八一杠,盲射。”那个在他身边坐了很久的人终于开口了,揶揄的,或者还带了点其他的什么情绪,“十一发全部上靶,挺行啊。”


谢谢,但一个狙击手潜伏时总是要耐得住寂寞的。周泽楷没有转头,当然也不打算回话。


苏沐橙用了点力气,把这个正在与自己较劲的大男生拉起来,无视了他红彤彤的耳根:“叶修给的任务,我总得看着你别太胡来。感觉怎么样?张大医生大概不介意在你身上试试学习交流的新成果。”


“挺好的。”他言简意赅,带着点双方心知肚明的倔强,坦然展示自己的伤口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天赋。


“不愧是枪王。”苏沐橙对他的负隅顽抗毫不在意,“这样吧,为了庆祝你第一次任务圆满完成,我现在就去通知炊事班明天中午加个喜庆的番茄炒蛋。”


如此犀利直接的攻击很容易让人没有还手之力,她满意地发现某人俊俏的脸蛋一下子变得煞白且僵硬,大概是回味起了今天刚刚见识过的红红白白。


可一想到说实话等同于让他在她面前直接承认自己的软弱,周泽楷咬紧牙关也只能逼出几个字。


“我不如你。”


苏沐橙茫然地在他脸上看到了委屈。


“……很难受。”


“但你不难受。”


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要不是顾忌着他脸皮薄,她简直要笑出声来:“醒来以后你问王队的是这个?是,我第一次见血的时候除了远程清除2人还近距离格斗毙了4个,我和个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睡睡,我还差点反干预了心理小组成员。但你不会以为进了这里就得变成杀人没感觉的变态吧?”


周泽楷无言以对,脸上的表情诚实地出卖了他的想法。


“别对自己要求这么高,真要招一批杀人狂魔进来叶修就别干这个队长了。更何况基地医院暂时还没有倒闭的打算呢。”这会儿苏沐橙不打算乘胜追击了,她颇为温柔地笑了一下,月光下这笑容让周泽楷的心无可抑制地狂跳。


她说,你想不想听一个故事,和一个不合格的狙击手有关。



叶修确实有兼任狙击手的能力,但指挥官的身份注定了在某些时刻他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更广。拥有良好射击水平的苏沐橙为何只是作为精确射手而不是狙击手存在一直是周泽楷入队以来就想解开的谜题。


现在,这近乎于自我批判和自我挑剔的评价终于让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探求多时的真相并不会有一个多么圆满的结局。


他艰难地看向她逐渐空白的表情,不要讲三个字几近脱口。


然而小小的、想要对她更加了解的私心却不合时宜地冒出来,他颤抖着闭上眼睛。


“那才是我的第一次实战……”


苏沐橙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遥远的下午,那个遥远的小村落。


“全军事化管理的毒品村……”


她直接埋伏在了E点,一个距离主要打击目标800米,适合狙击但也避免了近距离交锋的位置。


“哥哥和叶修一向都很疼我……”


精准、锐利,锋芒毕露。他们是国之利剑,也是见血的刺刀。左翼、右翼、中场、高楼哨点,一声令下,不差毫秒,各个方位正在走动巡逻的目标同时被训练有素的老队员定点清除。


苏沐秋执意背上的9.8公斤AMR-2派上了用场,12.7mm子弹穿过厚重的车厢掩体直接击毙妄图开车逃跑的村民。


喑哑的一响,韩文清发射的榴弹炸开,迫击炮架翻倒,焰烟翻腾,映出倒下的人影。


一身狼狈的男人躲入死角,放松的笑容还未绽开就已凝固在脸上,84匕首在黄少天手中转出刀花。


而她听到通讯器里叶修凝重的叮嘱。


“我面对的是双狙……一个已经受伤……另一个……掩护着他……”


周泽楷怔怔,一个狙击手选择对另一个狙击手进行掩护是相当浪费精力和子弹的行为,如果两人不是足够亲密的关系,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受伤的狙击手因为伤痛出现在瞄准镜,那一秒,苏沐橙在十字准星里看到一张稚嫩的脸。


还没来得及长大的、还会因为疼痛流泪的生命。


“她才10岁……或者8岁9岁11岁……我没有办法……我不能……”


距离800,风向西南偏西,风速4,无需修正。


“多好的狙击位置……一旦暴露……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样的……”


其他队员赶过来的时候苏沐秋依然死死地趴在苏沐橙身上。


炽热的、带着温度的血液一点点浸透了她的作战服。


从此浸透了她生命中每一个春秋。


“你知道吗?那也是一对兄妹。”


“哥哥掩护着妹妹,我放过了他的妹妹,他没有放过我的哥哥。”



靶场上没有声音了,月色静默。


周泽楷在这一刻抱住苏沐橙。


他在发抖,为了某些自己不知道或者知道的原因。


他想宣泄,他想怒吼,如果可以他愿意负重20kg武装泅渡10公里或者留在基地医院面对医生护士的调笑而不是呆在这里只能面对她的泪水只能无能为力。


可他心上默默开出幸福的花来,为她的坦诚和包容。


苏沐橙,谢谢你。谢谢你能够明白我并不是真的那么在乎与你的比较。我只是有点不安,如果我做下不正确的决定,如果我杀了错的人,如果我不是我所以为的那么正直与高尚……


周泽楷,我相信你不会因为自己的反应比我更强烈就耿耿于怀,我也相信在进入这支队伍时你就做好了手染鲜血的心理准备。我知道你是为了谁,你在担心什么,但我只能说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所有可能被伤害的人。


“特地来一趟医院,你很关心他。”


“我陪黄少……”


“优秀的狙击手总是有相似之处的,是不是?”


苏沐橙突然想起离开心理小组前张新杰仿佛看透一切的目光。


啧,叶修说的没错,真是心脏杰,两句话就让自己乖乖的给人当了回免费心理医生。


她微笑着摇头,卸下全身力气,放任自己重重地摔在松软的草堆上。


周泽楷跟着她倒下去,目光依旧柔软,和某个遥远的人隐隐重叠,最后彻底分开。


“周泽楷。”


“嗯?”


“周泽楷?”


“嗯。”


“你看今晚的月色,真美。”




ps:下一篇系列文大概是乐橙,喵~ >▽<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