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蟆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目前周橙all橙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转推(高亮!!)以苏沐橙相关为主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全职高手/周橙】冬青与槲寄生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采莲涉水兮:

@走火入蟆 GN点的HP的周橙,希望喜欢  \(•ㅂ•)/♥    




冬青与槲寄生


周泽楷x苏沐橙


 


“走廊上不能进行——”周泽楷站在三楼入口处,看着一走廊的沼泽地,有些疑惑地皱起眉头,“嗯……非法魔法试验?”走廊外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都踮着脚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甚至有人给自己施了一个漂浮咒,滑稽地悬浮在半空中。


而肇事者则在努力装傻,意图撇清关系:“我发誓我遵纪守法,没有进行任何违规的魔法试验,”方锐的语气十二分的真诚。他刚刚对课桌施了一个拙劣的变形咒,让它变成一块坚硬的石头,好使自己在沼泽之中有一个立足点,“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但周泽楷看上去对他的眼睛没有多大兴趣。他轻轻一挥魔杖,五六个长方形纸盒从方锐的口袋里、衣袖里疾驰而出,一股脑撞进周泽楷的怀里。“‘速成沼泽’,”周泽楷慢吞吞、一字一句地念出包装盒上的文字,“这是违禁品。”


他低低念出一长串咒语,而后再度轻挥魔杖,沼泽地瞬间消失,露出原本光滑的木质地板。这个漂亮的魔法引起一阵欢呼声,而周泽楷不为所动,只是继续说道:“……格兰芬多扣五分。”


方锐长长叹了一口气,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今天可是平安夜,小周,你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可惜拉文克劳的级长对这样的说辞已经免疫,只是一板一眼地说道:“已经给了圣诞优惠。”


 


一年中最令人期待的时刻,无疑就是圣诞节。为了迎接它,城堡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了准备。走廊上点缀着冬青和槲寄生的装饰,彩色的缎带和铃铛随处可见;圣诞树上挂着各种各样的装饰品,不会融化的冰雕则被摆放在大厅的最中央。走廊里的盔甲被施了魔法,一有人经过就唱起跑调的圣诞颂歌。就连休息室的口令都换成与之相关的词语,每个人都喜气洋洋,迫不及待地等待着节日的到来。


在这样的氛围中,霍格沃茨的教师们并非是不通情理之人。魔药课教师方士谦提前一周为自己放了假,任凭学生在魔药课上随心所欲地进行魔药制作——他甚至想要为圣诞节仍旧孤身一人的学生们提供了迷情剂的做法——当然,魔药制作最后以坩埚爆炸而告终(“或许不应该用风干的蜥蜴皮来代替蛇皮。”事后,方士谦如是说道)。而黑魔法防御术的韩文清韩教授虽然看上去对圣诞节一点也不在乎,但也有意减少了作业的数量,并且对学生的态度称得上难得的和颜悦色。在课后疯狂练习魔咒的五年级学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享受起难得美妙的时光。


只是一旦清闲下来,年轻人们就需要找到新的渠道去发泄自己的精力。因此越临近圣诞节,违反校规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一些小打小闹自然不成气候,但偶尔也会有人想搞个大新闻。为了应付这种状况,学院级长在被临时赋予加分和扣分权力的同时,不得不在城堡上下疲于奔走,试图抓到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周泽楷匆匆走下楼梯,拐过一个弯,经过一个咧着嘴傻笑的雕像。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不许动!你手中的是什么?”周泽楷眨眨眼睛,转过身去,向格兰芬多的级长展示自己拿在手中的东西:“速成沼泽,”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方锐的。”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苏沐橙有些尴尬地收回魔杖,“我接到一封匿名信,说有人想偷偷运一群炸尾螺作为圣诞晚会的余兴节目。”她嘟囔着说道,“不过现在看来,那似乎是一个恶作剧。”


周泽楷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给级长添乱也是圣诞节不成文的传统之一,不过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很喜欢这一个传统。“如果被我抓到是谁写那封信的话,我要先扣他五十分,然后再对他施一个恶咒。”苏沐橙咬牙切齿,表情看上去非常认真。


周泽楷觉得这时候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他实在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哪些语句适用于此刻(每到这种时候,他就非常羡慕黄少天)。他有些烦恼地把手伸进长袍口袋里,指尖碰触到一个黏腻的物体。


“吃糖吗?”他对着苏沐橙摊开掌心,“蜂蜜公爵的软糖。”


 


三分钟后,两个人躲在雕像后的秘密通道里,坐在台阶上一同分享各种口味的软糖。通道很大,足足可以容纳十个人。据苏沐橙所说,这条通道历史悠久,出口可以随机通到霍格沃茨的任意一个地方。而当周泽楷好奇地问起她是如何知道这条通道时,她却顾左右而言他:“是秘密啦。”


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周泽楷也不好多问,只能专心致志对付起糖果来。两个人很快将糖果扫荡一空,周泽楷注意到,苏沐橙最喜欢橙子味。这大概和她的名字有关系?他忍不住被这个想法逗笑了。


苏沐橙吃完最后一颗软糖,从台阶上站起身,拍了拍长袍上不存在的灰尘:“谢谢你的糖果,”她笑眯眯地说道,“味道很棒。”她拿出魔杖,刚想打开通道入口,就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糟糕,”她懊恼地收回魔杖,“我忘记这是占卜术下课的必经之路了——我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条通道。”她把目光转向周泽楷,“你介意我们来个小探险吗?”


 


他们并肩走朝前走去,魔杖的顶端发出微弱的光芒。他们谈论起许多事情,比如占卜课上教授所说的水星逆行,四楼空教室里捣乱的幽灵,以及魔法史作业所需要的资料。他们都很默契地没有提到圣诞准备,毕竟谁也不想在难得的休息时间里讨论工作。大部分时间是苏沐橙在说,周泽楷则是默默倾听,偶尔点点头,发出几个单音节表示赞同。


苏沐橙显然不在意他寡淡的反应,倒不如说,拉文克劳沉默的级长已经成为类似校园传说一类的事物了,如果有一天他滔滔不绝进行演讲,反而才会让人感到不安。


“我翻遍了图书馆,都没有找到那本关于中东魔法历史研究的书,”苏沐橙苦恼地说,“大概是被谁借走了吧。”


周泽楷在心中反复把中东魔法史的内容复习了几遍,然后谨慎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我有另一本差不多的书。”他努力组织着措辞,好让自己接下来的话不会太突兀:“如果你需要的话——”


“真是恰到好处的提议,那下一次占卜课就麻烦你带过来啦。”苏沐橙煞有介事地说道,“话说回来,拉文克劳对于格兰芬多无私的帮助,需不需要加十分?”


周泽楷笑了出来。此时他们已经走到通道的尽头,面前是一堵厚重的石墙。苏沐橙抽出魔杖,在石墙的左上角轻敲五下,三长两短。她把手覆在石墙上,转头看向周泽楷,眼里有几分促狭的笑意:“我们会直接到达禁林也说不定呢?”


 


“哇靠——你们两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李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两个,“级长的巡视范围也包括厨房吗?”他的怀里满满当当抱着各式各样的食物:锅形蛋糕、南瓜馅饼、巧克力布丁,以及好几瓶黄油啤酒。


“不到厨房的话,怎么知道有人会来这边偷偷拿食物呢?”苏沐橙的声音里充满着快活和笑意,“更何况是斯莱特林的级长——是你自己扣分还是由我来代劳?”


李轩把目光投向周泽楷,但后者假装在发呆。李轩半真半假地露出恼火的神情,不过当一个斯莱特林遭受格兰芬多的刁难时,显然不能指望拉文克劳来为他说几句好话。


他们一同离开厨房,回到礼堂里。礼堂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学院长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精致的是圆桌和小沙发。被打扮成精灵模样的地精百无聊赖趴在圣诞树上,朝过往的路人头上扔着彩色纸屑。


三位级长的同时出现引来一阵小小的骚动,毕竟这样的组合平日里非常少见。也有几位同学悄悄把手中来自玩笑商店的物品收起来,但级长们只是稍稍瞥过一眼,并没有追究的打算。如果要把每个违规的人都抓起来,恐怕圣诞节的禁闭室就会人满为患了。


李轩往斯莱特林的绿色汇集的方向走去,而拉文克劳的同级生们则大声呼唤着他们级长的名字。苏沐橙朝他挥挥手:“我和云秀约好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面前见面了,”她笑着说道,“那么,晚上见。”


方明华不知从那个地方冒了出来:“你什么时候和苏沐橙关系这么好了?”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不打算邀请她参加舞会吗?”


 


对于圣诞节而言,舞会可以算得上是重头戏。每个人都想要邀请心仪的对象参加圣诞舞会——如果能再到槲寄生下来一个圣诞节的祝福,那可就再好不过了。而对于大部分女孩子而言,拉文克劳级长的归属尤为重要。在第三次接到含有迷情剂的蛋糕之后,对于舞会周泽楷已经敬而远之。对此,他所能想到最好的解决方法则是一次又一次拒绝关于领舞的邀请。


“恐怕这是今年的圣诞舞会最令人失望的事情了。”方明华略带遗憾地总结道。。


 


七点的时候,预告舞会开始的钟声准时响起。周泽楷最后一次整理好礼服领口,匆匆走下塔楼。方明华对着他吹了一个口哨:“英俊的小伙子,”他半真半假地打趣道,“怪不得邀请你参加舞会的女孩子能从休息室排到猫头鹰塔。”


周泽楷队他的调侃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他们一同穿过休息室,而后在楼梯口分开,方明华要去接他赫奇帕奇的女友,周泽楷同他挥手告别,并祝他有个愉快的夜晚。


为了不引起太多的注意,他绕了一条远道,因而不可避免地迟到了。到达礼堂时舞会已经开始,柔和的光芒落在大厅中央,古典华尔兹的旋律如溪水一般流淌在上空。他从漂浮的托盘上拿了一杯松子酒,悄悄找了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站着。


“我还以为你会去领舞呢。”活泼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有人比他更早占据了这个角落。苏沐橙朝他举起高脚杯,“拉文克劳的级长难道会缺舞伴吗?”


周泽楷有些窘迫地摇了摇头。苏沐橙的眼中滑过几分狡黠,好心地不再拿他打趣。今晚她换上了一袭深蓝色的礼服长袍,袖口处用银线缀出繁复的花纹。


“你也没去领舞。”周泽楷忽然说道。


苏沐橙笑盈盈地回答道:“我想,我和你不参加领舞的理由一样。”


他们心照不宣地同时笑出声。苏沐橙微微偏过头来看向他,有一缕头发滑落下来,垂在脸侧。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在脸颊两边漾出两个小小的梨涡。她离得很近,近到周泽楷可以闻到她身上接骨木花朵香水的气味。


鬼使神差地,周泽楷说道:“现在我想请人跳舞了。”


他盯着那双黑色的眸子,朝对方伸出手。苏沐橙一愣,但下一秒,她把手轻轻搭在他的掌心上。


“我发现找不到一个能够拒绝的理由,”她笑着说道,任凭周泽楷牵着她走向舞池。


有人发现了他们。惊呼声之后是一阵窃窃私语。毫无疑问,他们成为了这场舞会的焦点——这与周泽楷的初衷背道而驰。


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周泽楷想。新的一支曲子响起,苏沐橙把手放在他的肩上,而他则是环住她的腰。他们随着音符踩着步子,苏沐橙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支曲子。




Fin.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