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蟆

bg小战士 腐向相关不吃不黑 目前周橙all橙 :)沐沐世界第一好 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
转推(高亮!!)以苏沐橙相关为主 只是私心方便自己复习喜欢的文章
转载不知道红心算哪 请回原文戳红心

中午的蛋包饭不好吃

好甜

春日在天涯:

*所以把面巾纸粉丝见面会【这到底什么鬼玩意】里面点的梗写了。
*写一段太少,把之前想的一起写了。
*胡说八道瞎编乱造/看到我雷就不要点进来自己不开心了,和谐你我他从我做起。


*懒得重新开个lof,这边说下。天气正好叫久了,换个ID,大家看的不腻。不是什么大事。

10

因为沐橙是孤儿的原因,结婚以后回娘家的行动直接等于回兴欣,一来队伍里的大家是从网游里聚集然后一路过关斩将拼上来的,革命友情那是非常坚固的。二来,她的确在h市除了兴欣无处可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兴欣的现任队长——乔一帆见到面巾纸的次数,比旁人多上了很多。
所以,当全明星结束之后,小家伙看到他就扑的场面,别人觉得奇怪的很,一帆倒是习以为常。他把面巾纸抱在怀里,试图从队服口袋里翻出糖来,结果只有一张孤零零的账号卡。
一帆无奈的笑了笑。“面巾纸要不要吃零食?”
他隐隐约约的记得蓝雨的卢瀚文是个平时口袋里一堆吃的大男生,面巾纸真想要的话,他倒是可以问问。
周子衿摇了摇头。继续安静的趴在乔一帆怀里没动。周围别的战队的队员啧啧称奇。有好奇的看到面巾纸这么乖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摸摸他的脑袋。
乔一帆看见了,不动声色的护着面巾纸躲开了。
“这么宝贝啊!”大家见状笑了起来。
一帆也笑。“是的。”他态度谦逊一直没变,又因为一开始并不是像其他战队新人那样,或多或少的得到过队伍宠爱,所以大家反而对他的印象都不错。见他没多说别的也不生气,只是夸他照顾小孩挺有一套的。
这会兴欣的队长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不是我厉害,是面巾纸本来就挺乖的。”
苏沐橙走过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光景,那个少年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被众人围了起来,他脸上挂着笑,目光也依然是初见时的温柔。只不过抱着面巾纸的手一直很稳固,从来没有一刻松开过。
苏沐橙叫他。“一帆。”
大男生听见了声音,眼神朝她看了过来:“沐橙前辈。”
苏沐橙走过去从他怀里接过面巾纸。“怎么那么喜欢你一帆哥哥?”她一边问一边手指点了点自家儿子的额头。周子衿只要每次回兴欣,第一个找的一定是乔一帆。这简直让所有人都啧啧称奇,直夸一帆身上有孩子王的buff。
面巾纸理直气壮的回:“是叶修舅舅说的。”
在场的都听得一愣。
“叶修说了什么?”沐橙好奇了。
“一帆哥哥是好孩子。要跟他玩。”周子衿一字一句的把叶修对他说的话转达出来:“不然,他会寂寞的。”

乔一帆听的笑意变得浓厚,他伸手摸了摸周子衿的头。
“谢谢面巾纸。
“我现在一点都不寂寞。”
面巾纸摇了摇头,表示不客气,他在妈妈的怀里,努力的朝着一帆伸出手来,乔一帆见状低下身子靠近他,就见面巾纸摸了摸自己的头。
——你见到一帆笑了就可以摸摸他的头。
“做的好。”周子衿开口。
——这是好孩子的奖励。

乔一帆被面巾纸的动作微愣了一会,才见他嘴角慢慢上扬,这个少年眉目清隽,山月与水光都揉碎在了他如今这般温柔的目色里。
“谢谢。”
他的声音就如同往常一般那样,笑着答道。


11

周泽楷比预定的时间晩些回到了家,他估算着沐橙和面巾纸应该都睡着了,于是轻手轻脚的开了门。没想到他一进到了屋子里,就听见客厅的电视机了传来了狗血剧的声音。
周泽楷按亮了手机,低头看了眼时间。不早了?难不成沐橙在等自己?
“囡囡?”他叫出了声音,可是客厅那里没有任何回应传来。周泽楷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结果他发现了一个在电视机盈盈光照下,裹着披肩坐在沙发上睡着的身影——是沐橙。不仅如此,她的膝盖上还躺着一个莫名其妙的生物……
周泽楷研究了一下,是穿着企鹅连体睡衣的儿子。
小企鹅打了个哈欠翻了身,懵懵懂懂的醒了,面巾纸睁开眼睛,看见熟悉的人,模糊不清的叫了一声:“爸爸。”
周泽楷把儿子抱起来。对着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面巾纸伸出企鹅的手掌也学他比了个。
周泽楷看了眼儿子……这衣服到底谁买的……
他默默地把企鹅面巾纸放了下来,示意他自生自灭,接着一把公主抱式的抱住了还在睡觉的苏沐橙。顺便不忘掂了掂重量。
……又轻了。
等囡囡起来让她多吃饭。
打定主意的周泽楷转身抱着沐橙上了楼,面巾纸见爹妈准备回卧室了,也就乖乖的跟了过去。周泽楷听见动静,回头看了眼面巾纸,总觉得儿子这睡衣行动不变,他小声嘱咐了一句。“注意。”
企鹅点了点头,应该是听见了。
当初搬家装修新家的时候,周橙两个人就考虑过孩子的问题,所以上楼的楼梯做的并不高,再加上周子衿清醒的时候还是个很细心的小朋友,应当是没大太危险,周泽楷想了想,放心的让企鹅面巾纸一个人慢吞吞的爬楼梯去了。
等把沐橙抱到了床上,又给她盖好被子,整理好一切,果然就看见一只企鹅慢慢的走过来,面巾纸趴在床沿边看了眼睡着得沐橙。
“我能跟妈妈一起睡吗?”
“不行。”
“……”企鹅沮丧的低下了头。
周泽楷把儿子的睡衣连体的帽子从头上拿了下来,伸手摸了摸面巾纸的头发,牵着企鹅的鳍状前肢,把周子衿牵到了自己的房间。
“伸手。”一进到面巾纸的房间,周泽楷就蹲下身子想要把儿子奇怪的睡衣换了。
周子衿企鹅不开心的绕过了爸爸,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爬上了小床。周泽楷看着企鹅的背影,他真心觉得……
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面巾纸气呼呼的坐在床上,不肯睡觉。
周泽楷走了过去,用眼神示意儿子。面巾纸扭过头去,拒绝看自家爹。
那呆毛连线?
接受不到周子衿的信号……
周泽楷直接放弃,这辈子除了沐橙就没哄过别人。虽然眼前这个是自己的儿子……
“子衿。”他叫他名字。
企鹅感觉自家爹突然有了妈妈给他看视频的时候,那种打比赛的气势。他转回头来。
“……在……”
“换衣服,睡觉。”
面巾纸觉得他还可以在挣扎下。“为什么不可以和妈妈睡。”
“你大了。”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回。
“可是刚刚我是和妈妈一起睡觉的。”企鹅认真起来和苏沐橙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这个理由不行就换个,周泽楷继续解释。“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所有权。”
面巾纸愣住了,感觉听到了一个他根本没有听过的词汇,周子衿大脑飞速运转了半天,才开口:“所有权是什么?”
“是妈妈是爸爸的。”
“不是我的?”面巾纸诧异极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
“睡觉。”这会衣服都不叫儿子换了,直接让他休息。
面巾纸心碎的躺回了床上,难过极了。

苏沐橙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她知道肯定是某人做的好事,不过,周泽楷这两天事情比较忙,基本都早出晚归,她也就没当面感谢一下把自己抱来抱去的周泽楷了。
沐橙下床洗漱好准备去找儿子,昨天好友寄来的企鹅连体睡衣面巾纸穿的非常可爱,她觉得应该在给面巾纸买个鳄鱼或者熊猫的。这么愉快的决定后,她走进了儿子的房间,然后发现周子衿不开心……
企鹅还是昨天那只企鹅,只不过这个氛围明眼的都看出来儿子很难过。
发生什么了?是不是面巾纸不喜欢这个睡衣啊?沐橙忐忑不安的走了过去。
“怎么了,子衿是不是不想穿这个?不想穿这个我们换回来好不好?”
面巾纸在墙角种蘑菇,听见妈妈的声音,二话不说的就扑了沐橙的怀里,翁声翁气的控诉:“爸爸昨天跟我说妈妈不是我的……”
苏沐橙一脸懵逼。“爸爸真的这样说?”
周子衿点了点头。
苏沐橙听得哭笑不得,又不能在儿子面前指责周泽楷,她抱紧了儿子说:“不是这样的,爸爸那是跟面巾纸开玩笑,妈妈一直都是子衿的。”
“那爸爸说的所有权是什么?”
“所有权?”
“嗯。”企鹅认真的点头以后,抬头看着沐橙,亮晶晶的眼睛里充满了求知欲:“爸爸说的,妈妈是爸爸的,就叫所有权。”
苏沐橙无言以对。她机智的转了个弯,才开口:“是的呀,爸爸没说错,但是爸爸漏说了面巾纸的所有权啊,妈妈是面巾纸的也是所有权啊。”
企鹅开心了。
周子衿企鹅伸出了前肢“所以我今天晚上也可以跟妈妈睡觉了!”
“当然。”

周泽楷晚上归家,走进了卧室,发现一只企鹅明目张胆的躺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睡觉,似乎还睡得挺开心。
沐橙见他进门就盯着面巾纸看,不由的语气放沉:“小周,你不可以乱给面巾纸说些奇怪的东西。
“什么所有权这种,面巾纸今天很难过,你别伤害你儿子幼小的心灵。”
周泽楷嗯了一声。“囡囡。”
沐橙瞪他:“我不是囡囡。这不是叫女儿的称呼吗?”
“会踢被子。就是囡囡。”
……
“周泽楷,我几年前跟你打比赛时候,那个把我打的半死不活的是你吗?
“还有拍广告拍完就低头也不敢跟我说话的那个。是谁?”
囡囡好像是恼羞成怒了?周泽楷摸不清楚沐橙现在这个状态,不过他还是很认真的点头。“都是我。”
苏沐橙觉得面巾纸果然是他的儿子,这个性子没别人了。
她被他认真的回话噎住了。最后,沐橙点了点头,躺下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通关了,他走过来,抱住了面巾纸,决定把企鹅带离现场。
“别动你儿子,我今天答应和面巾纸一起睡。”沐橙看到他的动作,起身制止。
“你是跟我睡的。”
“周泽楷你几岁。”
男人非常乖的报了自己岁数。
“那你好意思跟儿子抢?”
“为什么不好意思?”周泽楷反问。跟冠军一样的逻辑,属于自己的东西抢过来天经地义。
……
“一起睡。”
沐橙觉得跟周泽楷怼是没有用的,他虽然话少,说出来的照样能堵死你。她终于体会到荣耀的那些记者的苦了。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果不其然,周泽楷不情愿的点头了。他把企鹅面巾纸轻轻的挪了个离沐橙远点的位置,然后在儿子身边躺了下来。
感觉有股怨气,一点一点的从这个大男人的身上散发出来。
苏沐橙坐起来的身子微微的僵了僵。哄完小只的就要哄大只的……
她把手伸过去,揉了揉周泽楷的一头毛。“好啦,好啦,乖。”
周泽楷也伸出手来把沐橙那只揉自己毛的手抓到唇边,亲了下。
“嗯,会乖。”
苏沐橙笑了起来,她俯下身子,小声的说:“那快点睡觉好不好,你最近那么忙,都没好好休息过。”
周泽楷闭上了眼睛,下意识的还不忘把企鹅面巾纸揉进怀里。没多久,就听见他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
卧室的灯为了有利睡眠一直都是昏黄的,此时照在两个熟睡的人身上,一片的温柔。
“还说你嫌弃儿子。”苏沐橙看着抱着面巾纸抱的很牢固的周泽楷笑。
“明明是最宠他了。”她分别低头亲了亲大小两只周泽楷。“晚安,我的两位周先生。”

end





评论

热度(215)